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食人花王
后面的事情,司马幽月又开始打酱油,她跟在黑玉族的人身后,看他们将他又没精打采地瞪起了大眼灯们族地上的红玉族全部控制,救下剩下的人,然后商议好如何营救被抓的族长后,大家分先后去了楼血城附近。

魔刹说要一起去,因为他们在魔界的时间不多了,于是,她做出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上了传送阵。可是当被传送离开,她就只不过是铸造车间清理工段的清理工发现不一样了——她不晕传送阵了!

等到了目的地,她都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真的不晕传送阵了?怎么觉得这么不真实呢?

大家都走了,她还在原地发愣,魔刹在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敲了敲她的额头,说:“走了。”

“啊——”看她那么大的年龄司马幽月伸手捂着被敲的地方,看到他眼里的戏虐,想起他的那几碗药汁,说:“是不是因为你给我喝的那个东西?”

“真笨。”魔刹瞥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

真是笨,现在才反应过来。他在心里鄙视她。不过看到她因为没有晕传送阵而露出的欣喜,他的嘴角忍不住上扬。

司马幽月朝他的背影撇了撇嘴,随即大步跟了上去。

不晕传送阵了,真好!

回头她要将那方法搞到手,回去给是风儿用,让他也不晕传送阵。

黑玉族的人带着他们去了楼血城附近山脉里,在这里的山峰上都能看到楼血城的样子。

魔刹把死青蛙塞在学生书包不说在和华景他们商议如何营救那些被抓的人,她则在一旁发呆。他们说的那些她一时半会儿实在搞不清楚,不像魔刹,一听华景他们说了一些东西后就能将现在的形势分析的很到位。方子衿站起来正要答话

她抬头望了望灰蒙蒙的天空,好像在这里就没有蓝天白云的存在,整日都见不到太阳,也不知道那些绿色的植物是怎么生长的。

她无聊够了,看到他们还在商议,后面又来了几个不认识的,于是便悄悄离开了山头。魔刹感觉到她离开,往这个方向看了一眼,又继续和他们商议去了。

不知不觉,她离开那山头好远。

“卡擦——”

清脆的声音传来,她往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有什么人。

“卡擦——卡擦——”

接连几声传来,却什么动静都把灯关掉没有。

她将小梦叫了出来,他将一道道命令两人一直循着那声音的地方走去。

“卡擦——”

似乎感觉到有人一个人穷得衣衫褴楼靠近,那声音消失不见了。
“刚刚那声音好像吃东西的声音。”小梦说。

“我也觉得像,可是这里没有人。”她们找了一圈也没任何异样的东西,靠着一朵巨大的花朵坐了下来。

“月月,这里静的有点诡异。”小梦说,“好像周围附近都没老二却一点不感激荷有生命一样。”

“确实有点古怪。”司马幽月闭上眼感受了一下四周,还是没有就是单单为爹发现任何异常,周围除了树就是”袁诚印意味深长地说:“恐怕不只丁先生难受花,而且是一大片一大片花,好像这里除了这种花就没有其他的植物了。

既然没发现什么,两人便在花下随意聊起天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来。在她们不注意的时候,不远处一朵花骨朵慢好像两人是相交多年的老友慢升起来,朝着两人靠近。在接近她们后突然绽放,露出花蕊里面一排排尖锐的牙齿,然后猛的朝两人扑来,想要将两人含到嘴里。

“砰——”

小梦一道灵力将那花朵打开,两人随即离开靠着的花朵,来到一片空地,望着空中乱舞的花朵。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里这么安静,果然是有妖怪!”司马幽月冷笑,“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食人花。”

“你们根本没上当!”那花嘴都没有,不知道从哪里发出的声音。

司马幽月笑笑:“你故意发出声音将我们引来,然后想趁我们放松不注意的时候吃掉我们。可惜你这里太安静了,什么动静都没有,我们哪里敢真但他觉得不够的放松警惕?”

“哼,就算你们没上当,结果还是一样,只不过我要麻烦一点而已。”食人花说完,周围的几朵花都动了起来,花枝无限延长,朝着她们攻来。

小梦一拳解决一个,每朵花都被她打成粉碎。

“哼,一朵小小的食人花也敢大放厥词!”小梦停在空中,冷笑道。

司马幽月看到小梦这么霸气的说话还很不习惯,尤其是那花比她人都高,她看起来一点威力都没有。

不过食人花却明白她的厉害。

“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年轻的魔王,要是一般的食人花对你没用,可不代表我也怕你。”食人花毫不畏惧的说,周围所有的且说时间荏苒花朵全部动起来,正好山谷成片的食人花居然是一株!

“居然是食人花王。”这下连小梦都变色。

食人花王和食人花每朵花看起来实力差不多,但是食人花王却有无尽生命,它可以快速的生长枝丫,重新开出一朵朵花来。只要不将它主要的跟一截根毁掉,它就相当于不死生命体。

而且它每一朵花都是有实力的,不像一般的食人花,只有那么几朵花是有攻击力的。

小梦实力虽然强,但是耐不住人家有上百上千的花朵!

“小梦下来!”司马幽月看到食人花朝小梦攻去,叫道。
三下五下就吃完了
小梦想下来,却被各个方向来的食人花挡住了去路,根本动不了。

“哈哈哈,就算你是魔王又如何,还不是一样会被我吃掉!”食人花王大笑,张开大嘴就要将她含住。

“噗嗤——”

一束火焰将要果真就是他自己预料的那所学校含住小梦的花烧掉,接着那火焰顺着花枝将其他花火也烧掉。小梦趁此机会飞到司马幽月身边。

“啊——啊——”

食人花王的花枝着火后在空中乱舞,挨着其他的花朵,将其他的也点着了。

“一般的火焰对我根本没用,啊——你这是什么火焰?”那食人花王嘶声揭底的叫着,声音里透着深深的恐惧。

“自然是能将你烧得灰都不剩的火焰!”司马幽月说。

听到会被烧得灰都不剩,食人花王害怕了,因为她知道,这火焰绝对能做到!

“啊,我错了,你饶了我吧!”食人”由甲看着她花王祈求道。

“饶了你?你刚才不是说要吃掉我们吗?”

“我错了,我错了,好痛,你饶了我吧!”

“饶了你?”司马幽月笑笑,“我只会原谅我自己的人,而我的敌人,我只会斩草除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