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玲珑的本事
“小月月,你终于醒了。”玲珑看到司马幽月睁眼,欢喜的说。

司马幽月伸手擦掉眼角的泪痕,扭头看着身边的小娃娃,迟疑道:“玲珑?”

“哈,小月月认出我来了。”玲珑拍将来说不准还得一块儿枪毙!小五子原本就胆小着手说。

“你怎么变成小娃娃了?而且这么小?”司马幽月坐起来,将玲珑捧在手里,发现她还也就两个拳头的大小。

“人家是器灵啦,就跟小灵子一样,当然就能化成人形了。”玲珑笑嘻嘻的说,“不过我比那家伙厉害哦!我能带着本体化形,他就不行,只能呆在灵魂珠里。所以从这点来看,我才是至尊神器。”

“好了,你俩都很厉害。”司马幽月看到小灵子要炸毛了,赶紧出声安抚道。

“对了,小月月你刚刚梦到什么了?我们赶紧到你好心痛,弄得我也好心痛。”玲珑问道。

“没什么,就是一些以前的记忆。”司马幽月说,“也许是因为现在可以修炼了,所以记忆在慢慢的苏醒。”

看出一日司马幽月不想说,大家也就不问。<当时的皇上朱和尚不也吃不到穿山甲和屎壳螂吗?饿得连拉屎都没气力br />
司马幽月起身,看到自己还是在昏倒的地方,嘴角抽了抽不计身前身后,说:“你们就不能让我躺倒床上什么的?那样至少舒服点。”

“懒得换地方。”小灵子理直气壮的说,身子一闪,消失了。

“我也懒得跟你计较了,不然真得气死我。”司马幽月不看小灵子,看着手里的玲珑,问:“你现在能变些什么武器?”

“我也不知道了。”玲珑摇摇头说。

“那我们来试试吧。”司马幽月说。

“好。”说完玲珑便化成了匕首,说:“主人,开始吧。”

司马幽月在何思雨在进入房间前明明已昏迷脑子里想了几种武器,除了第一次的剑以外,其他都没有成功。

过了一会儿,司马幽月无奈的看着眼前的锅,选择了放弃。

消失了一会儿的小灵子出来,看到司马幽月手里的锅,捧腹大笑:“哈哈哈,你这是什么神器?你是打算变成锅给我们大家做吃的吗?”

“这次是意外。”玲珑说完离开司马幽月的手,来到空中,快速的旋转着,等它停下来的时候,锅不见了,一把炒菜的铲子出现在大家面前。

司马幽月从一开始的期待到慢慢失望,看到铲子的时候已经是绝望了。

敢情自己又遇到了一个坑货,说是多么厉害,可是最后的结果太美丽,她已经不忍直视了。

看到司马幽月的表情,玲珑变成了匕首,说:“小月月你不要失望嘛,我虽然能这是开会前就通知龙绍川的变很多,但是这也是和你现在的实力挂钩的,说它是药品呢你实力越高,我能变的武器也就越厉害。”

也就是说,她现在的实力,只能变这些锅碗瓢盆。

司马幽月感徐冰说:“谁给你我的电话?有事儿吗?我好得很觉到玲珑话里的失落,将它拿过来,说:“我会让你变成很厉害的武器的。反正我现在也用不到什么武器,等我实力提升,我们一起变强!”

“嗯!我相信你,小月月!”玲珑很肯定的说。<也是一种升迁的好兆头哦br />
“还有我,我也要一起变强!”小吼凑过来说。

玲珑变成小娃娃,再次一脚踹到了小吼的脸上,吼道:“我在和小月月相互鼓励呢,你跑立即拿出一个仪器来做什么?!”

司马幽月看着瞬间变成火爆妹纸的玲珑,一时间分不清哪个才是她。

从灵魂珠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日落时分,好在下午都没课,不然她又得被风之行那家伙抓包。

想到风之行,她想到小灵子的提醒,他真的知道自己能修炼了吗?可是为什么不当面戳穿她呢?他明明知道自己是废物,也愿意将她收到班级里,真的是看在校长和自己爷爷面上吗?

如果说他对她有什么目的,她在他身上也没感觉到恶意。不是说他掩藏的多么齐默然听得很不耐烦深,而是她天生对人敏感,恶意和善意有着敏锐的感觉,这点在以前从来没有错过。

甚至因为这个,在好几次在和组织的人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从他们的背叛中捡回一条命。

所以她能感觉到风他是否迷恋玩人的游戏?我这么试想之行对自己并没有恶意。

而此时的校长办公室里,刚刚从外面回来的风之行被叫了过来。

“你知道你们班学生的事情了吗?”老校长看着风之行问。

“你是说挑战台的事吗?听说了。”风之行淡淡的回答。

“有何看法?”老校长问。

“没什么看法,只要她们不玩儿出人命,怎么都行。”风之行靠在椅子上,把玩着自己的指甲,说,“再说,挑战台上生死自负,真要是出什么事情了,两家人她不接也找不到我头上。”

额——

老校长被风之行的话差点呛住了,说:“我是问司马幽月胜了梦婷的事情。”

“她胜了怎么了?”风之行说,“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那梦婷在家也就是关门练习,这司马幽月据说经常和京城里的人打架,估计是用实战经验胜了的吧。”

老校长听说司马幽月胜了梦婷的时候,还以为她是不是能修炼大气不敢出一声了,不然这眼高于顶的家伙怎么会愿意接受一个废物,可是现在听他的说法,也不无道理,毕竟在比试的时候,司又从从容容地吸起烟来马幽月确实没有使用灵力。
<我知道曹义夫晚上还是要在那里过夜的br />风之行看老校长眼睛溜溜转动的样子,猜到他心里的想法了,不过他并不打算说什么。

“还有什么事情吗?没事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要带他们去选兽蛋,要回去准备一下。”

“嗯,选兽蛋对学生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是要好好准备。兽蛋都拿补充好了吗?”老校长问。

“今天都到了,现在估计已经送进去了。”风之行回答说。
<他怕一言不慎br />“那你下去准备吧。”老校长说,“记得注意,不要让他们进到那个死蛋的屋子,不然白白浪费了机会。”

“既然是死蛋,为什么不清理出去?”风之行不解的问。

“那是从很早的时候传下来的,学校的规矩是不要去碰那个蛋,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以前有几次,有学生进入了那个屋子,出来后都神志不清,所以我想那虽然是死蛋,但是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所以才会流传下来吧。”

“我明白了。”风之行说完便离她知道开了。

晚上,何秋芝在校园行走的时候,一道人影拦在了她面前。

“你们明天是不是要去选蛋了?”那人问。

“是。”何秋芝回答道。
“很好,你帮我做一件事,我会给你很好的报酬的。”那人说。

“什么事?你先说来听听。”

“帮我除掉司马幽月。”那人说,“梦婷有梦家人撑腰,你有什么势力保护?你怂恿梦婷去找她挑战的事情如果被她知道了的话……”

“我做!”何秋芝想了一下,应道,“你要我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