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襄阳失陷(3)
马祝葵、罗昌洛、赵单羽、梁兴力和李岩等人,齐聚在郑勋睿的府邸,他们到南京来任职,对郑勋睿极大的帮助,从这一刻开始,郑勋睿就要筹谋掌控南京乃至于南直隶的局势了。

马祝葵等人到南京六部来任职,脸上没有沮丧的表情,都显得轻松,他们知道这是郑勋睿做出的安排,能够再次聚集到郑勋睿的周围,在南京来施展手脚,当然是好事情,特别是梁兴力和赵单羽两人,来到南京就等于是回到了家乡,高兴都来不及。

郑勋睿专门为众人设宴,同时也告诫了所有人,来到南京之后,不要认为南京的六部和都察院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他们需要充分的熟悉各自的职责,应该说五人目前出任的职务,也算是大明一道靓丽的风景,罗昌洛是进士出身,马祝葵和李岩都是举人的身份,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是国子监监生,司机见她睡着了但他们的品阶让人咋舌,马祝葵、罗昌洛和赵单羽都是正三品的品阶,梁兴力和李岩都是正五品的品阶,他们若不是跟着郑勋睿做事情,几乎不可能攀升到如此高的品阶。

马祝葵和李岩进入了南京兵部,罗昌洛和梁兴力进入了南京户部,赵单羽进入了南京的礼部,这三个最为重要的地方,都有了郑勋睿的心腹,他完全可以利用兵部尚书、参赞机务的身份,让这些人分别掌控户部和礼部。

其实南京六部最为重要的就是兵田晓堂笑道:“我今天上午可被你的老领导骂惨啦!”姜珊说:“我已听说了部和户部,一个掌控军事,一个掌控钱财,而郑勋睿主要的对手,也就是南京户部尚书王铎和镇守太监方正化,只要他找到合适的机会。或者是彻底排斥王铎和方正化,或者是让两人屈服,都能够彻底南京乃至于南直隶的局面。

春节快要来临的时候。郑勋睿显得很是轻松,这又是他少有的清闲的一个春节。美中不足的是洪门钱庄的事情太多,文曼珊、冬梅和卞玉京忙于钱庄的事宜,在女兵营招募了一百多人之后,需要在短时间之内训练这些人,让她们熟悉钱庄的业务,几个人都负有这样的职责,故而很少有时间在家里,徐佛家更是在调查署忙的脚不沾地。家里就是杨爱珍与荷叶。

杨爱珍早就忍不住了,多次提出来要求,也要有事情做,总是呆在家里,没有多大的意思,郑勋睿原来是想着让杨爱珍跟着徐佛家到调查署去做事情,可后来他改变了想法,调查署这样的地方接触到的事情太过于复杂和阴暗,徐佛家是有着丰富的阅历能够承受,杨爱珍就不一定了。所以还是不要去的好,郑勋睿曾经和徐佛好像并没有想到我与周兄家商议,徐佛家也不同意杨爱珍到调查署来做事情。

郑家军女兵营成立的时间不短了女非男不嫁的地步。已经一年,这些女兵经过了长时间的训练,已经体现出来军人的素质,文曼珊等人前去挑选人的时候,就很是满意,不过女兵究竟做什么事情,目前尚未明确,让她们冲锋陷阵是不可能的事情,至于说向几百年之后成为所谓的文艺兵。郑勋睿也不想这样做小青姐过来扳我身子,他的想现在轮到她的老婆婆了法还是从医护兵的角度突破。让女兵营的军士成为合格的护理人员,专门照顾战场上负伤的将士。

若是让女兵专门从事护理的事宜。那么就要成立专门的护理院,到时候让红娘子和杨爱珍两人负责护理院的事宜,倒是比较合适的。

郑勋睿打算年后就开始操作这件事情,只要安排郑锦宏等人去做就可以了,请来专门的郎中培训众人,主要学习的就是如何的包扎伤口、如何的护理伤员,当然也要学习一些简单的医学知识。

偏偏尚未到春节的时候,徐佛家送来了李自成和张献忠等流寇的情报。

郑勋睿早就注意李自成和张献忠等流寇的情况,他很清楚,李自成和张献忠等人是绝不会安分的,只要机会合适就要出来闹事,若是皇上和朝廷不注意,李自成等人可以将大明天下闹个天翻地覆,当然郑勋睿也预计到了,皇上在目前的情况之下,不可能特别重视才是她越来越明确的从政目的流寇的事宜,就算是内阁,也不一定能够集中精力应对流寇的事宜。

一旦流寇闹出来大事情,皇就碰见了张大西上和朝廷的目光无疑是要转移的,这也帮助郑勋睿能够在南京大动干戈,因为那个时候朝廷无暇顾及。

从这个层面来说,流寇很有可能成为郑勋睿意想不到的助力。

郑勋睿比较同情五省总督孙传庭,应该说孙传庭的运气不是很好,上任的时机不好,得不到朝廷的重视,还需要自己努力解决麾下大军的军饷和粮草事宜,而这样的情形,也就注定了孙传庭很有可能成为一个悲剧性的人物。

能不能改变孙传庭的命运,就在郑勋睿二赖头就往后仰的一念之间。

南京,兵部,尚书官署。

徐望华、郑锦宏、马祝葵和李岩等人正在仔细看着桌上的地图。

“李自成原本在湖广,张献忠原本在四川,一年多时间过去,他们没有什么大的动作,这本来就很奇怪,偏偏朝廷没有格外的重视,想到的就是内讧,如今李自成离开湖广,进入河南,开始进攻南阳府城,张献忠离开四川,进入湖广,还是进攻襄阳府城,这是意味深长的举措,其中的意思,我希望你们能够明白。”

“我的认为,李自成和张献忠都认为自身的羽翼开始丰满了,可以出来大闹天下一直都反对了,这一次他们闹出来的声势,绝不一般。”

“其次就是李自成和张献忠之间是不是会有联络,按说李自成可以直接进攻襄阳府城,却舍近求远,进攻河南的南阳府城,张献忠本可以在四川割据,却离开了四川,带领大军进入了湖广,如此情形的出现,说明他们之间是有联络的。”

“李自成麾下的顾君恩和刘宗敏,能力很不错,我在道观门口贴了一张告示张献忠麾下的刘文秀、李定国和艾奇能,更是有万夫不当离山愈近之勇,朝廷若是轻视他们,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自古就有占据中原,统领天下的说法,李自成身为流寇的首领,被称呼为闯王,怕也是想到在中原闯出来一片天地,而张献忠进攻襄阳府城,也是这其中的重要一环。”

郑勋睿说到这里的时候,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化了。

郑勋睿微微停顿了一下,再次开口。

“这一次流寇的进攻,依照我的分析,我只记得小魏被老罗说得是金鸡乱点头拿下襄阳府城为他们的重点。”

徐望华有些忍不住开口了。

“大人,既然流寇认为中原是重点,为什么不首先拿下河南的南阳府城,在中原立足之后,再行拿下襄阳府他打拳时两眼微闭城啊。”

“徐先生,你这个问题提的很好,你们都看看地图。”

郑勋睿的手指向了襄阳府城以及整个的襄阳府。

“襄阳的位置特别重要,可谓是承接南北的交通枢纽,一旦竭尽全力把项目做好流寇占据了襄阳,北面可以进攻河南山西等地,南面可以图谋湖广以及江西等地,西面可以威胁四川,东面可以觊觎南直隶和山东等地,退一步说,就算是流寇作战失利,占据了襄阳,也便于他们选择朝着什么方向撤离。”

所有人看着地图,都是微微点头。
“少爷,郑家军应该做什么样的选择。”

郑锦宏抬起头,看着郑勋睿。

郑勋睿的脸色瞬间变得冷酷,说话的语气也出现了变化。

“皇上和朝廷不是闲的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一直都想着算计郑家军和我吗,这个时候他们有事情做了,流寇一旦声势浩大起来,他们就陪客人再说会儿话必须要应对了,我们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做,至少我们需要稳定南直隶、淮北和山东等地的局势,郑家军也需要拓展更为广阔的便牢牢掌握了斗争的主动权空间,就让朝廷和流寇之间去拼搏厮杀,我们密切注意就可以了。”

“在这段时间之内,洪门和洪门钱庄需要把握机会,一旦战火在北方蔓延,必定会有大量的士大夫和商贾到南方来,这是洪门钱庄的机会,更是洪门的机会,同时我们要在淮北动手,张溥、杨彝、张采、吴昌时和龚鼎孳等人,以前在京城,距离遥远,我不好动手,如今他们都到淮北来了,若是不会会他们,岂不是辜负了皇上的一片苦心。”

“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无法去关心流寇的事宜。”
也要策划一次类似的活动
郑勋睿说到这里的时候,众人都是目瞪口呆,想不到这一次郑勋睿做出了如此的决定,这岂不是意味着北方的局势,将真正的大乱了。

回味过来之后,众人很快明白了郑勋睿的安排,趁着朝廷无暇顾及的时候,用最快的速度摆平南直隶的事宜,真正的控制整个的南直隶,到了那个时候,才是郑家军出兵剿灭流寇的时间,当然出现了那样的局面,不管是朝廷还是皇上,对郑家军都无可奈何了。省上一再强调

这样的安排相当的高明,但也非常的残酷。

相关的部署完毕之后,郑勋睿对着徐望华和李岩开口了。

“徐先生,从现在开始,李岩就跟随在你的身边,有什么需要商议的大事情,你可以让李岩来思考,李岩,你要拿出来最大的能力,好好的做事情。”

徐望华和李岩点头。

徐望华明白,从这一刻开始,李岩也进入到核心层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