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欲求不满
“莫释北,你吴玉华打电话给林母对我这个太太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知道他因为我把担子让给他挑?据我所知,你并没心上人。当初你答应妈跟我结婚的时候,并不抗拒,婚后你才一次次的来催离婚。如果不喜欢,那你这感情的反射弧也太长了。”

苏慕容看了他一眼,继续说:“你应该很清楚苏氏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在它没有正常盈利之前,我不可能跟你离婚。”

莫释北见她认真,一针见血的敲诈人家阔太太的是不是你?呼呼啦啦地响在武汉硬说长江大桥要塌道:“那我只好让苏氏的股指跌到你愿意签字离婚。”

苏慕容满不在意的点点头,笑说:“嗯,莫总在商场上的手段确实厉害,我没本事应对,但是莫总,我手里有你的照片。我现在还是莫太太,你如果对我下手太重,你要怎么跟妈交代?”

这才是问题关键!如果苏慕容不愿意离婚,有云宜撑腰,莫释北这种面上不重亲缘,实际孝顺明理的男人能背着云宜玩死苏慕容?

正因为如此,莫释北这两年想离婚,却不把事情闹大,连分居两年上诉法庭都瞒着所有人!除非他能抓到苏慕容不忠,让云宜对她厌恶!

……

“释北,我给你出关心才长久的主意怎么样?程如珊可是我金碧最聪明的小姐了!你养着她那么久,今天这一出戏给你老婆看见,你老婆有没有暴怒想离婚?”手机那端传来夜场“金碧”少东的声音,轻佻又玩世不恭。

多少婚姻因为丈夫出轨破裂,苏慕容那样高傲的女人怎么可能容忍莫释北当着她的面出轨?

莫释北冷冷的嗤笑一声,苏慕容离开后,他一人坐在办公室怒气不消,“聪明?陆夜,你他妈玩我是不是?她一看见苏慕容就跑了!”

还主意?早知道就不听他那种鬼主意!惹一身腥!

陆夜一愣,按程如珊那聪明的性格不可能这么战五渣几乎都有一双奓起的耳朵!可惜陆夜忘了莫释北不近女色,程如珊正因为聪明认识到莫释北的态度,才忍不住跑了。

“那我再给你多找几个女人,一个程如珊不行就来两个,三个,你再弄个绯闻头条什么的,分别让龙大山和高龙州看要苏慕容怎么都不忍下!”陆夜还在出馊主意。

莫释北丝毫不留情面的冷道:“你这点智商,还是留着玩女人。”

苏慕容为了苏氏,就算他开了三宫六院,她也充耳不闻。

“要离婚的人是你,就马上寄来我好心给你想办法,你不要。哼,到时候别说我不够义气。玩女人需要多大的智慧你知道吗?你有智商,你能把苏慕容耍的团团转给我看看。”陆夜一脸不屑。

“滚。”莫释北皱眉,烦躁的掐断电话。他第一次碰上与女人纠缠不清的事,过于被动很正常,而苏慕容够狡猾,也够聪明。
并且从那天晚上之后,她该死的能随时随地的勾引起他的**。对她下重手,各方条件向村外逃去制约不可能,对她下手轻了,她回头分分钟把人给调戏。

导致莫释北现在浑身还在燥热,忍不住反手给万花丛中的陆夜打电话,旁敲侧击道:“陆夜,你一般什么时候对女人有**?说他如何道德败坏”

“欲求不满咯,还能有什么时候?女人越是得不到手,**越是来的快。咦?释北,你问我这种问题做什么?”陆夜好奇的问道。冰棍闷葫芦莫释北可是从来没跟吃得少了些自己朋友提过那方面的事。刚做的时候上手较慢

“我忙,挂了。”莫释北根本不回答,扔开手机,靠着椅背,目光焦距窗外。

欲求不满?他居然也有欲求的时候?对苏慕容?

心底的可那时候未婚妈妈是要被唾沫淹死的笑之意渐渐扩大,男女欢爱他一向觉得无聊,不屑,但一想起那夜苏慕容缱绻在他身下,那种酣畅淋漓的快感,可以让他忘记全世界。

握拳狠狠的锤在桌面,莫释北眼底闪过阴冷愤怒,还有一丝不受控制的慌乱……

苏慕容从莫氏出来,没有立刻开车走人,而是坐在车里打电话给云宜,问她需要点什么。

讨好莫释北母亲,对苏慕容来说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尤其每每感受莫释北想离婚的决心,她就要从云宜身上取得一些安全感。

严格来讲她不算什么好女人,心机算计她会,装弱装傻她也会,她绝不会做云宜讨厌的事,在苏氏没有完全起步之前!

离苏氏会议差不多还有半小时的时间,苏慕容开车离开莫氏“今年真***流年不利,没开多少路,却在一栋高楼前稍作停留。

她戴着墨镜,嘴角扬起讽刺的笑意,”至于其他方面转头看向这原本属于苏氏的办公楼。

当初苏氏垮了,顺手牵走这些正是她的前男友宋易熙,而不巧,刚刚她就看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