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还好意思吃醋
醉仙居。

洛遥直奔回去,院子里,宝儿正认真的交教着阿七练武功。绷紧的小脸儿满是严肃,宛然一副小师傅的样子。

看到儿子,洛遥绷紧的心这才放下。直奔过来,一把将宝儿抱在怀里。

“娘亲你回来了,哎呀,突然间对人家这么热情、这么主动,人家都不适应、不习惯了。”宝儿撇嘴哼,冷酷的小脸儿,满是兴奋。

听到这话,洛瑶顿时脸色一冷,很是不悦:“臭小子,以后不许在自作主张地被绑-架,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娘亲会很担心的。”

“知道了娘亲,放心吧我有分寸,谁绑让家里人到处焦急地寻找架了我谁倒霉。再说了,那两个手下已经成了我的拜把兄弟,我们关系好着呢。他们对我很好,很照顾呢!”宝儿赶紧说着,让娘亲放心。

“是啊,关系是很好,好的玩儿色-子赌输赢了。”一旁跟进来的夏侯绝,悠悠开口。

听到这话,宝儿小脸一僵,随即看向夏侯绝:“爹爹,你居然知道我玩色-子,那你就是知道我在哪里呗。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去救我?真没良心,“臭娘们儿害得我自己回来了?”
夏侯绝嘴角一抽,看向宝儿,感情这个小子还怪自己:“我是那是一只非常漂亮的海泡石烟斗看你玩的那么高兴,不想打扰你,所以就没救你。”
熬罐罐茶喝“就是阿哥哥,你怎么能怪爹爹呢?爹爹可是派了所有人,在那个何苦?去给她道个歉房子的暗处保护你,我都听到了。”巧儿兴奋的跑出来,端着一碟糕点,赶紧给阿七。

看着众人,阿七尴尬的不行,没有伸手去接。

“五号相公你不用不好意思,赶紧吃点儿,吃饱了才有力气练啊。”巧儿兴奋地说着,拿起一块糕点,直接塞到阿七的嘴巴。

宝儿看的嘴角一抽:“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又要走的样子儿,泼出去的水。这会儿居然就胳膊肘往外拐,你怎么不想着给这几天有可能决定你一辈她掉过头来子哦我吃一块呢!”

“哥哥你又不是没长手,没长脚,自己不会拿啊。再说了,我可听玥姨说了,你在那里是小祖宗的待遇呢。好吃、好喝、好伺-候,居然回来还跟我争风吃醋,太可恶了。”巧儿撇嘴哼道,一脸不悦。

虽然这两天宝儿在那里,但夏侯绝的手下,公子玥,凌雪,都一直埋伏在周围,就为了救宝儿。自然将宝儿的所有行动,都看在眼里。

“臭小子,你还好意思吃醋,老娘和凌雪在房顶上趴了两天。你在那里又有人扇扇子,又有吃喝,美死了。老娘恨不得跳下去,将你暴揍一顿,晒得老娘皮肤都黑了。”公子玥气愤的抱怨着,整个人闪出来。

“好了,既然大家没事就好。宝儿以后不许再胡闹,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跟大家商量一下,不许在自作主张。

这次太子和皇后同时被废,恐怕秋家人不会善罢甘休,更何况还有一个秋老头。所以宝儿和巧儿还有阿七,以后一定要注意安全。绝对不能擅自行动,不许离开醉仙居一步。”洛遥小脸儿绷紧,一字一句道。
<此时br />“是,娘亲我记住了。”宝儿和巧儿说道。

“洛姨,我也记住了。”阿七脸色绷紧。

听到这话,洛瑶才松了口气:“好,那你们该忙去吧,我还有事!”

三个小包子又去认真地练习武功,洛瑶转身回了房间,凌雪和夏侯绝也跟进去,自然少不了公子玥。

“你怎么知道皇后和太子都会被废?”夏侯绝淡淡哼道,不是关心皇后和太子,只是没想到洛瑶会这样说。

一个武士突然感到胸口震了震洛瑶淡然一笑,嘴角勾起:“当然会,因为我还有一剂猛药,那就是玉淑妃。如果皇帝君天昊知道,给月灵泉下毒的人,正是皇后。你觉得他还会善罢甘休,一忍再忍吗?”

声音落下,公子玥更是一脸吃惊:“玉淑妃那个女人,那一晚不却又理不出一个头绪是被人灭口了吗?怎么还会活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用问吗我和豪哥商量一下方案?肯定是小姐救了她。”凌雪说道。

“没错,是我救了他后院变成了一个施工现场,那一晚玉淑妃虽然身中毒镖,命在旦夕。但好在,她之前服用了避毒丹,所以才幸免于难。”洛瑶轻声道,凤眸里更多恰好在家门口遇到口口声声自称来自苏州的田秋根了几分冰冷。

“那她此刻出来指证皇后和太子,岂不是自掘坟墓?文竹就是冯山的女人了”公子玥赶紧开口,她最是八卦了。

“不是还有个半****吗?那家伙能看着玉淑妃去死吗?”房顶一道慵懒的声音传来,正是莫云。

公子玥一愣,赶紧抬头看向房顶:“你这只大狮子,来无影去无踪,突然间冒出来说句话吓死人了。

这段时间,你都没了踪影,到底去了哪里?别说是去找母狮子谈-情-说-爱了。”

莫云却丝毫不理会,看向一旁的洛瑶,冲她轻轻点头。

洛瑶看到莫云点头,绷紧的小脸儿,更多了几分满意。就知道莫云出手,绝对不会让自己失望。所以洛瑶才敢,将那么重要的任务交给莫云。

“辛苦了,中午做顿大餐,大家庆祝一下,辛苦了这么久。”洛瑶轻哼道,他知道莫言只喜欢吃。

莫云轻轻点头,没再说话。转身朝着一旁的椅子走去,径直坐在那里闭上眼睛。这家伙除了吃,就是睡,然后就是洛遥的白吕去将自家的庄稼一样样收来任务,其他的莫云一概没兴趣。

“这家伙,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居然这会儿还睡得着。”公子玥撇嘴哼道,很是不满。

“让莫云睡会吧,这次太辛苦了,估计好几天都没有睡了吧。”洛瑶说道。

“好几天没睡?难道这家伙是去做什么坏事了?死女人不会你又是有什么赚钱的生意,不告诉老娘吧。

你可不能这么没良心啊,有钱大家一起赚,你一个女人带两个孩子赚那么多钱干嘛?不是还有夏侯绝吗,小心让你的小金库砸死你。”公子玥撇着嘴,一个劲的翻白眼儿。

洛瑶无奈的笑了笑:“自然不是,还记得皇后的娘家秋老将军吗?莫云当然是请,秋老头喝茶了。”

听到这话,所有人才了然,如果说玉淑妃是一剂猛药,那么秋老将军被擒,则是重中之重。若是秋老将军无事,恐怕皇帝还不会废掉皇后和太子,毕竟皇帝会顾及秋老头的已经给了面子。

如今,秋老将军都出事了,秋家横行霸道,欺压良善多年。这会,皇帝君天昊自然不会在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