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惜一切代价
郑勋睿率领的中军,行军速度并不是很慢,七月二十日从山海当即给李曼君打电话关出发,到了七月二十二日,中军占领了前屯,不过此时的前屯,已经成为一座空的城堡,就在众人准备想着歇息一下的时候,郑勋睿下达了命令,大军继续前进,且前屯不需要军士驻守。

大军迅速启程,朝着高台堡的方向而去,七月二十四日,大军进入高台堡,不过这里也是一座空空的城堡。

郑勋睿没有感觉到奇怪,郑家军出征的消息已经传出去好久,若是阿巴泰继续安排军士在驻守在前屯和高台堡,岂不是让这些军士送死,还不如让他们退守宁远,那样就能够集中更多的兵力。

七月二十五日,郑勋睿命令大军朝着宁远城池开拔。

郑锦宏的奏报已毛琳达愣了一下:“爸经到了郑勋睿的手中。

这封奏报让郑勋睿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了,他分明感觉到了,郑锦宏、杨贺等人及其麾下的五万大军,将要承受巨大的他父亲是共产党的高级干部经过了这一番严肃的散步压力,攻克锦州城池的战斗进行的很是顺利,郑家军伤亡六千人左右,剿灭八旗军两万余人,这个战果非常不错了,而且前军牢牢控制了锦州。

这得益于阿巴泰的糊涂,得益于郑勋睿提前放出去的消息,让阿巴泰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到了山海关,没有注意锦州方向的情况,不过前军占领锦州,战略意图已经表现出来,到了这个时候,阿巴泰要是还没有什么反应,那就不正常了。

前军死守锦州,并不能够阻止阿巴泰率领大军撤离辽东。

前军的任务,不仅仅是死守锦州,而且要控制锦州周边所有的区域。堵死阿巴泰撤离的一切路线,也就是说前军要在锦州一带筑起一道钢铁长城,死死的挡住阿巴泰及其麾下的大军。想要做到这一点不是简单的事情。

中军必须加快行军的速度,让镇守宁远的阿巴泰犹豫和紧张。要让阿巴泰在短时间之内不敢果断的撤离宁远,毕竟郑家军的前军占领了锦州,中军正在朝着宁远城池压进,如此的情况之下,阿巴泰轻易是不敢放弃宁远城池的,只要中军加快行军的步伐海娜花就往狗娃子村长家跑得勤了,尽快赶赴宁远,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阿巴泰明白了一切,也已经晚了。

当然中军加快行军步伐,最为重要的还是减轻前军的压力,若是阿巴泰不顾一切,率领十余万八旗军猛攻锦州,朝着广宁的方向撤离,前军如今的四万多人,是难以抵御的。

当然,这要看阿巴泰是不是真的有着深谋远虑了。
<我输了br />郑勋睿认为阿巴泰没有这样的本事,若是皇太极。或者是多尔衮和济尔哈朗等人驻守宁远城池,那么结果会完全不一样。

周延儒和杨廷枢都看了郑锦宏写来的奏报,两人是非常高兴的。战役部署的第一步取得了完全的成功,阿巴泰没有预料到郑家军的战略部署,此时的郑锦宏和前军,已经如同钉子一样牢牢扎在锦州了。

郑锦宏和两人之间的商议,是在马背上进行的,大军必须要快速行军,歇息的时间很少。

如何给郑锦宏下达旨意,这是需要思考的,毕竟郑锦宏率领前军很好的完成了第一个任务。第一场战斗前军取得完胜,以六千人的代价剿灭两万余八旗军。这是令人鼓舞的胜利。

周延儒的建议,需要给前军褒奖。杨廷枢也是这样的建议。

郑勋睿没有同意,战役才刚刚开始,前军面临更大的压力和任务,是不是能够顶住,还是未知数,若是让八旗军从锦州方向撤离了,那么前军就算是占领了锦州城池,整体的作战也是失败的,唯有彻底堵住了阿巴泰撤离的大队人马,才算是真正的完成了作战任务。

故而在给郑锦宏的圣旨里面,只有一句话:不惜一切代价堵住阿巴泰。

短短的十二个字,刘海柱不知道该如何接茬包含了所有的意思,战场上下达命令,不需要过多的话语,说清楚意思就可以了。

圣旨就是这一句话,让周延儒和杨廷枢都严肃起来,他们当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七月二十七日,郑锦宏收到皇上的圣旨。

将圣旨递给杨贺、王小二和马祥麟等人看过之后,郑锦宏神情严肃的开口了。

“斥候禀报,在塔山方向已经发现大量正在集结的八旗军,看样子阿巴泰是想着竭尽全力夺回锦州城池了,前军真正的考验就要到来了,我的分析,阿巴泰如今还不会想着全线撤离,他需要打败我们前军,如此才好给皇太极交账,否则阿巴泰就算是率领大军撤离了辽东,回去也没有好日子过。”

“锦州城失陷,八旗军被我们剿灭两万余人,如此重大的过失,完全就是阿巴泰的责任,没有其他的地电笛的悲号声方可以推卸,按照我的估计,此番进攻锦州城池的八旗军,总人数可能高达五万到六万然后加强内部管控的力度人左右。”

“驻扎在辽东的八旗军一共十五万人,锦州之战损失最多就是三万人,剩下的十二万人,分别驻扎在宁远到锦州一带,杨大人的信函之中,已经告知了,驻扎在前屯和高台堡的八旗军,全部都撤离了,应该是撤离到宁姐姐就悄悄的报了名远去了。”

“宁远城池之内驻扎有六万的八旗军,剩余的还有六万多的八旗军,阿巴泰最多在宁远外围安排一万的八旗军,其余的全部会进攻锦州城池,塔山、杏山、松山以及大兴堡等城池和城堡,对于阿巴泰来说没有丝毫的作用了,拿不回锦州城池,这些地方岌岌可危,根本就不可能守住。”

“此番的进攻会非常凶险,阿巴泰知道他的时间不多,宁远城池不可能长时间阻挡郑家军的进攻,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攻克锦州城池,否则他麾下的大军就会处于万分危急之中,故而我的分析是,接下来的战斗,才是我们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或者说是第一个真正的挑战,我们必须要打败八旗军的进攻,不惜一切的代价。”

郑锦宏其实是在下达命令,锦州城大概五分钟后池不是很大,占地也就是一千亩地左右,不过就是这座城池,曾经创造了辉煌,让后金鞑子陷于此地,无法前进一步,最终灰溜溜的撤离了。

今日的郑家军,要延续曾经的辉煌。

阿巴泰的确是拼命了。

他很清楚自身存在的重大失误,除非他命令麾下的八旗军收复锦州城池,否则不管如何都是难以挽回损失的,而且就算是率领大军撤离辽东,回到广宁游云受到处分的消息也传来了甚至是沈阳去,他也难辞其咎,最终会遭遇到严惩。

尽管皇太极的圣旨尚未到来,阿巴泰已经做出了决定,集中大军攻打锦州城池,一定要想方设法的收复锦州城池。

阿巴泰详细计算了时间,大明皇上郑勋睿率领的郑家军,赶赴宁远还需要四天到五天左右的时间,若是路上耽误了,甚至更长的时间,八旗军马上展开对倍感遗憾锦州城池的进攻,还是来得及的,而且驻守锦州城池的郑家军,得不到任何的支援。

就算是郑勋睿率领的郑家军抵达了宁远,也需要时间攻打城池,到了那个时候,锦州城池若是还没有拿下,那么阿巴泰就要率领所有的军士,朝着广宁方向撤离了。

阿巴泰内心还有一个真实的想法,那就是用一部分的汗八旗的军士,围住驻守锦州城池的郑家军,精锐的满八旗和蒙八旗,到时候可以顺利的撤离,后面的郑家军无法快速的追赶,锦州城内的郑家军出不来。

这是到了最后一步准备采取的措施。

当然阿巴泰不希望局面发展成为这个样子,他还是希望能够收复锦州城,将功折罪的,而且能够收复锦州城,那么战局将在瞬间发生变化,说不定他还能够率领八旗军打败前来进攻的大明皇帝。
<只不过是表示谦虚br />不管怎么说,阿巴泰有这样的想法没有什么奇怪的。

阿巴泰身边的谭泰,尽管身为满八旗正黄旗的一等甲喇章京,因为在锦州之战中的惨败,没有了说话的权力,索尼为人比较圆滑,如此关键的时刻不会开口说什么,只是暗地里将情报禀报给皇太极,洪承畴更是没有什么说话的权力,且已经被阿巴泰伤的不轻。

几个汗八旗的旗主,就是按照阿巴泰的命令作战,其余事情与他们没有关系。

张亮望说难听点就是贪污着李蕴琳皇太极恐怕不会想到,关键时刻阿巴泰居然会如此的孤注一掷,试想皇太极若是大胆一些,派遣武英郡王阿济格前往宁远,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皇太极的诏书抵达宁远城池的时候,进攻锦州城池的战斗已经开始。

到了这个时候,阿巴泰是绝不会改变作战的部署了,他的理由非常简单,郑家军大军压境,沈阳防御空虚,睿亲王多尔衮率领的大军尚未返回沈阳,如此关键的时刻,驻守辽东的八旗军必须要拼命,如此才能够真正的护卫沈阳。

阿巴泰为自己选择了一条不归路,他非常清楚,一旦战斗失败,他是无法离开辽东的,唯有与郑家军死拼到底,不过对于阿巴泰来说,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没有多大的困难,满人本来就好勇斗狠,遇见困难从来不知道什么是退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