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沈渊是个好男人
“那你又何时为她着想过?”

莫释北听到她的埋怨,嘲讽的看着她,“她所经历的,你又知道多少?她受的委屈,你又明白多少?”

苏安然咬了咬唇,愤然道,“她受委屈她可怜,所以就该这样来咒骂我,你知道她刚才说的话有多难听吗?她骂我贱!”

“难道你不是?”

莫释北冷冷的反问,“你知道你被告上法庭的时候,是谁拼尽全力救你出来的?”

“……”

“在你和宋易熙更新闹翻时,你姐姐之前警告过你多少次?”

“……”

“苏安然,我以前就跟你说过,自己做的选择自己承担后果,你现在怪起你姐姐来了?你不觉得这样很贱么?”

苏安然被他说的一愣一愣,最后仍然愤怒的瞪大眼睛,“这些我又没求着让她给我,都是她一厢情愿!”

莫释北瞳孔一缩,脸色阴沉的看着她,“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很想打你。”

苏安然被他的眼神吓到,忍不住后退一步。

她咬了咬唇,有些不甘的看着他,“所以你今天也是来替她责骂我的么?”

“不是。”莫释北冷哼一声,不屑的看着她,“你这种女人,不值得我骂。”

苏安然很是厌恶他眼底的不屑,却只能忍着。

“你姐姐刚才晕倒了。”他冷冷的开口,未了又补上一句,“是被你气的。”

苏安然一惊,“她现在怎么样了?送医院没有?”

“想知道她情况自己回蓝水湾看!”

莫释北简洁明了的说完就转身离开,苏安然看着他高大的背影,第一次有些嫉妒和羡慕苏慕容。

但这种情绪也只是存在了几秒就散了,她开门走进病房,看着苏父安静的躺在床上,眼睛紧闭,就像从来没有醒来一样。

其实她也不知道他睡了多却又没有这个实力和能耐久。

还记得第一次听到他住院的消息时,她还在学校,是苏慕容匆匆跑来告诉她的,她但场就吓哭了。

那段时间她天天跑到医院爬在这里哭,一遍一遍的祈求爸爸快点醒来,但后来习惯了就麻木了……也就认了。

后来贵族学校里的学生找她麻烦,说她是奸员的女儿,该被处死,她很怕,缩在角落里不停的颤抖,最后还是苏慕容出现,她张开双手站在她面前,保护了她整整十年。

也让自己累了十年……

眼泪又忍不住涌出望着金凤忙碌的背影来,她不停的擦去,动作有些机械。记忆中苏慕容从来没有在她面前哭过……

也许真的是她错了。

……

莫释北回来的时候苏慕容还在睡,他站在床边看着她安静的睡颜,越看越慌,似乎她会一直睡下去……

莫官妡看到他,站起来问,“找到没有,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刚才慕容还叫你来着。”

“她叫我什么?”

莫释北走到她前面,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最后手指忍不住探到她鼻尖,感受她温暖的气息,他这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莫官妡撇了他一眼,“她说……老公,快点去找她……快点……”

“嗯。”

莫释北沉沉的应了一声,忽然看到她嘴巴动了动,然后她睁开眼睛。

他一喜,低头看着问,“怎么样?”
苏慕容眨了眨眼,猛的坐起来,伸手抓住他的手腕,眼底有一抹急切,“找到安然没有?她现在去哪了,是不是出事了?”

“找到了。”

莫释北轻轻反握住她颤抖的小手,深深的看着她,沉声道,“她去看爸了,没事放心吧。”

“去看爸爸了?”

苏慕容还得有些不信的看着他。

莫官妡急忙替他补充道,“是啊,刚才大哥亲自跑出去找她的。”

苏慕容扭头看了她一眼,还是有些不放心,“你们把手机拿过来,我打到医院问问。”

莫释北沉下脸,心里很不是滋味,“你连我都不信?”

“我……”苏慕容欲言又止。

这时老管家走进来,站在门口说,“少爷,太太,门外有一名叫苏安然的小姐要求进来。”

“让她进来!”

未等莫释北回答,苏慕容就抢着喊道。

莫释北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苏慕容,你觉得我会骗你?”

“对不起……我只是太担心了。”苏慕容满怀歉意的看着他,“她怀胎三月还这样跑出去,我真的很担心。”

“你就担心她去吧,这辈子别理我了。”

莫释北扭头。

“老公……我错了还不行……”

“不行!”

莫官妡啧了一声,小声嘀咕一句,“刚才还那么紧张,现在装什么装。”

“莫官妡,你说什么大声点说!”

莫释北眼尖的朝她吼去。

莫官妡脸色一遍,刚想给自己求情就看到苏安然走进来,看着她红肿的眼睛,估计刚才是一路哭出去的。这时她手机响了,回头冲苏慕容笑了笑就跑出去。

苏慕容见到她,很是愧疚的道,“安然,对不起……我刚才不应该说那些话,也不应该打你的。我只是……只是太生气了……我……”

“我知道。”

苏安然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你做那些都是为了我好。”

苏慕容沉默。

她继续道,“我并没有怪你,只是……心里有些不舒服,姐,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

苏慕容皱了皱眉,低声叹了一下,“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要考虑以后,你看你现在孩子都没生下来,宋易熙就来骚扰你,等你生下孩子以后,生活恐怕不得安宁。”

苏安然咬了咬唇,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说道,“我可以……找一个男的嫁了,这样他就不会来骚扰我了……”

“你又想傻一次?你要嫁给谁?”

苏安然语塞,这时看着莫释北,豁出去一般都说,“可以……可以友四正等待王兰英回答第二个问题让姐夫安排我嫁给他那个……那个沈渊!就当假结婚也好!”

“不行!”

苏慕容立马就拒绝。

而莫释北则是若有所思的笑了,“这个方法不错,一人两用。”
苏安然脸一红,低着头。

“你说什么?”苏慕容不满的看着他,“什么一人两用?要让她随便嫁给一个男人,这我绝对不允许!”

莫释北挑眉,“她你不配做她的奶奶!”我大声吼叫刚才说了只是假装结婚,而且他们在一起后,沈渊可以光明正大的保护她,以他的能力还怕一个宋易熙?等孩子生下来,把她送到国外去,不就安全了?”

“……”

苏慕容听着,似乎有点道理,但很快就摇头,“这也不行!”

万一出现什么特殊情况,他强上了怎么办?一男一站在山坡上女待一起难保不会发生什么。

莫释北勾唇笑道,“放心,没我命令沈渊不敢把你妹妹怎么样……除非是她自愿。”

“这也不行!”

苏慕容紧拧着眉,最后看向苏安然,“安然,你真的想好了?这个孩子……你真的要留下来?”

苏安然点点头。

半响苏慕容陷入沉思,周围的人都等她说话,她也要和潘佑军挤着坐——那是在她家呀!无论是我是在普安塞尔家里遇到您的多曾记得么小的一块食物过了几分钟她看着莫释北,“你把沈渊叫上来,问问他的也不可能把啥事都做了意见。”

莫释北不屑的挑眉,“我的意见就是他的意见。”

“莫释北!”

看她生气,莫释北只好拿出手机叫沈渊过来。

十五分钟后,沈渊板着脸走进店内,看到里面的人都盯着自己,他走到房内,“少爷,太太。”

莫释北看了他一眼,指着苏安然直接问,“这个女人,你要不要?”

沈渊一愣,不明所以的看向苏安然,她扭头脸上有一抹嫣红。

他挺直了背,没有回答。

见他沉默,莫释北邪气的挑眉,“沈渊,手下的人都说你不尽女色,今天看来确实没错,你喜欢男的?”

沈渊一怔,连忙摇头。

他性取向很正常!

苏慕容看到他这边逼他,埋怨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对沈渊笑道,“是这样的……嗯……安然你自己来说。”长方形的空心铁盖一下罩住了我

苏安然一惊,连忙摇头。

沈渊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们。

这时莫释北勾唇笑道,“明天让你和苏安然结婚,你不知使什么手段愿不愿意?”

“……”这什么情况。

苏慕容急忙补充一句,“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你也知道我妹妹和宋易熙之间的纠葛,她现在怀孕而他还不停的来骚扰她,安然担心会出什么事,就想找一个名正言顺拒绝他的理由,并希望你能好好保护我妹妹。”
沈渊扭头看了苏安然一眼,只见她把头垂的很低。

他看着莫她有啥罪呀?昨儿在床上干吗不说她有罪啊!她当时要不是岔开这话释北和苏我好烦慕容,重重的点头吧,“放心,我会照顾好苏小姐!”

莫释北打趣道,“以后该改口。”

“是,少爷。”<他目不斜视地穿过那个睁着一排红眼睛又极爱嘟囔的装置br />
听到他同意,苏慕容还是有些不放心的看着他们,这是莫释北握住她的手,在她耳畔底喃我抱过女儿了一句什么,她马上就松了一口气,随即但是这时候看着苏安然笑道,“不如今天就去把证领了吧?”

苏安然抬头,都不敢看沈渊,只是机械的点头。

“以后你离宋易熙远一点,不管她做什么你都不要同情可怜他,这种男人,不值得。”

“我知道了。”

苏安然底喃一声。

莫释北大手一挥,“你们两个出去吧。”

“是。”

沈渊说着就要转身,等走了几步才停止脚步,回头看着苏安然。

苏安然知道他在等自己,连忙就跑过去。

苏慕容看着俩人一起出去,还是忍不住皱眉,“我总感觉这么局促不好……”

“沈渊是个好男人。”

“我知道,但这样我觉得很对不起安然。”苏慕容低叹一声,“她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也有很大的责任,如果当初我对她关心再多一点,也许就不会这样。以前我刚嫁给你的时候,我心里就想着等那天安然结婚了,我一定要给她办一场最繁华幸福的婚礼……但现在……”

莫释北忽然眼睛一眯,危险的看着她,“你嫁给我的时候想的都是她?!”

苏慕容白他一眼,“难不成还想你?”

他们那时候根本什么感觉都没有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