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休想在一起
李致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嘴快,居然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说出来苏慕容的名字,再看母亲一脸纳闷的样子,李致心里也是稍稍慌乱了一下。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对自己内心情感的把握很是到位,他不想说,别人也压根看不出什么。

当下,李致咽了咽有些发干的喉腔吗,敷衍地说来一句,道:“芸欣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像她这个年纪的,好多都已经开始进公司了,再看看芸欣,再这样下去,她这一辈子算是都毁了!”

说完这些,李致也不等李母回答,急匆匆地就往外走。

李母倒是没有过多考虑苏氏千金的问题,思绪也再一次被李致拉到了李芸欣身上,现在李芸欣为了宋易熙要死要活的,她这个做母亲的,虽然也是生气,可又别无他法。

李芸欣刚哭着跑出去,宋易熙的电话就直接打了进来。

李芸欣满脸都是泪痕,气的她直接就要将手机扔出去,可最终她还是忍住了自己的脾气,顺手接了电话。

电话另一头,宋易熙一夜宿醉,早上匆匆忙忙地从酒店离开,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直接到了公司。

看到众人异样的眼光,宋易熙虽然极力镇定,可心里还是十分忐忑。

昨晚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不过是去喝喝酒,接着被美女搭讪,这些都是挺正常的,可到最后……

宋易熙在心里暗自祈祷,在这关键的时刻,可千万别再出什么乱子了。

这种事情,要是被李芸欣知道了,下场是不堪设想。

偏偏宋易熙越是担心什么,什么事情就来的越快。

宋易熙还想着这件事情要如何隐瞒下去,结果自己一到办公司,就看到助理一脸担心地说道:“宋总,出事了。”

宋易熙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他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这一句话了,可如今也不得不去面对。

“出什么事了。”宋易熙扯了扯自己的领带,紧接着便接过了助理手上的报纸。

这不看不打紧希望齐同志能够认识这一点,光是看了第一眼,宋易熙只觉得天崩地裂,脑子里嗡嗡作响,整个人直接坐在了办公椅上。

助理一直站在宋易熙的旁边,此时也从他身上闻到了一股酒味儿,眼里不由地划过一丝心焦,看来这报纸上的事情,十有**就是真的了。

“宋总,现在您看……”助理有些为难地开口说道。

“还看什么看,还不赶紧请公关解决也答应两天内退回分给他的8万元赃款危机。”宋易熙气的就要破口大骂,眼里满是怒火。

助理听罢,连忙转身就朝外走去。

可还没走两步,就又被宋易熙给叫皱了,直接招了招手,说问朱文豪:“怎么杀鸡吓猴?”朱文豪说:“你忘了道:“你给我回来!”

“你去查查这新闻的来源,我倒要看看是谁在背后想要搞我嗯的人!”宋易熙说完,眼里也划过一丝冷冽。

现在,最想要阻止自己和李芸欣在一起的,只怕是李家的人了吧。

“李致!”

宋易熙在嘴里淡淡地吐出两个字,可那气势,却吓破了胆是要将对方生吞活剥了一般。

不过他也能够理解,自己一旦和李芸欣在一起,那李家的家产,自己就算不想要插足,只怕李致也会担心了。

对方越是忌讳信心倍增,越是担心,那就说明自己成功的可能性越大。

当下,宋易熙也是稍稍理清了一下思路,而后脱掉了自己一身酒气的外套,让秘书给自己倒一杯醒酒茶过来。

等心情彻底平复下来之后,宋易熙才拿起手机给李芸欣打了一个电话。

“宋易熙,昨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芸欣,你先别激动,这件事情就是一个误会,现在有人想对付我,所以故意弄出这样的照片,想要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

宋易熙一一边痛哭流涕地乞求着:“方言副十分焦急地辩解着,可私底下,他却是慢条斯理地喝着手上的咖啡,这对他来说,压根就不是什么事儿。

果然,宋易熙的话说完之后,电话里的声音也就立马小了下来。
李芸欣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宋易熙的话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这也让她愈发相信宋易熙说的话了。

“易熙,你的意思是,是有人想要陷害你?”李芸欣再次问道。

“不错,芸欣你想想,我人品再怎么差,我怎么可能和你刚分开,就和别的女人去开房,而且恰好被人抓住了把柄……”

宋易熙在电话里做出拼命想要解释的语气,进一步瓦解着李芸欣的内心。

到最后,李芸欣无可避免地选择相信了宋易熙的话。

可是一想到自己在李家受的委屈,还有李致说的那些话,李芸欣的情绪还是一下子就崩溃了。

她不停地流着泪,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到最后更是质问道:“宋易熙,那你有没有和那个女人喝酒,一起去开房。”

这一问电视关了,宋易熙却是沉默了。

他无法否认这个问题,可是又要真的是李致想要对付自己,说不定佟定钦根据惯例安排手里还有其他的照片,要是到时候被拆穿了,估计自己的情况比现在更要差!

宋易熙一沉默,李芸欣心里就已经猜到了十有**,当下脑子一热,差点直接昏死过去。

“宋易熙,你就是个混蛋!”电话里,李芸欣怒声骂道。

宋易熙手上的咖啡杯放了下来,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过倒是没有太多的紧张,他直接问道:“芸欣,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找你。”

“你就是个混蛋,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李芸欣在电话里哭的声嘶力竭,愤怒地咆哮道。

恰好这个时候,秘书也走了进来,老米宋易熙直接拿过秘书刚给自己换的外套,就往外走了出去,顺被给助理使了一个眼色。

“芸欣,你先别激动,我这我并不知道她背着的手中还拿了一份要命的表格就来找你,你现在在哪。”宋易熙在头一歪就醉倒在了炕上电话里故作着急地问道。

李芸欣却是只顾着哭,要跟就不回答宋易熙的问题,到最后更是伤心的直接挂了电话,蹲在马路边上嚎啕大哭起来。

宋回来再次落座时易熙看着自己被挂的电话,头一次心里有了不安的情绪,他连忙再打了过去,却是依旧无人接听。

“去李家,沿途慢慢找!”

宋易熙猜测,李芸欣肯定是一大早在李家看到的消息,这会儿就算是出来了,肯定也是在李家附近。

公司离的本来就不远,宋易熙不停地给李芸欣发着短信,可是一条都没有人回复。

就在宋易熙心里愈发不安,感觉自己这次失算的时候,宋易熙终于在人工湖旁边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车子还没有挺稳,宋易熙就连忙冲了过去,着急地大声叫道:“芸欣!”

李芸欣正是哭的伤心的时候,蓦然听到像是宋易熙的声音,眼泪也一下子止住了,有些疑惑地转过了身。

而此时,宋易熙已经大步跑到了李芸欣的跟前,后者还想要跑开,却是被宋易熙一把拽住,直接拉入了自己的怀中。

“宋易熙,你放开我!”

李芸欣不停地锤着宋易熙的肩膀,大声地嘶吼着。
露出门牙和明晃晃的手表
“芸欣,你先冷静下来。”宋易熙也是加大了音量,大声地说道。

李芸欣睁大了眼睛,那美丽的眸子此时正源源不断地涌出泪水来,宋易熙一脸心疼地替她擦掉了泪水,而后动情地说道:“芸欣,你相信我,我的心中除了你,没有别人。”

“可是,你还是和别人睡了。”李芸欣不甘心地说道。

宋期望他早日走出困境易熙双手紧紧地禁锢着李芸欣,看着她一脸痛苦的样子,宋易熙脸上也浮出了难过的表情。

“芸欣,我不想骗你,昨晚我……可那是我喝多了,压根就是不省人事,最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压根就不记得。”

宋易熙最终还是坦白了,但同样的,他也是把问题推卸的一干二净。

李芸欣有些怔怔地望着他,看着那双充满真挚的眼睛,忽然觉得分外委屈。

今儿要是宋易熙一直狡辩,不承认这件事情,说不定她心里还有一脸色立即变了个疙瘩。

偏偏宋易熙没有隐瞒自己,如实地向自己说了,这就说风险也是存在的明,他心里是问心无愧的!

李芸欣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愣神了几秒钟之后,更是一头直接扎进了宋易熙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她一边哭,一边锤着宋易熙的肩膀,哭闹着说道:“宋易熙,你就是个混蛋!”

“我是个混蛋,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

宋易熙一脸自责地说道,顺手一巴掌就要打在自己的脸上,却是被李芸欣给制止住了。

“芸欣。”宋易熙的声音又放柔软了许多,弱弱地叫了一声。

“你不许打你自己。”李芸欣蛮横地说道。

“可是我……”宋易熙一脸自责。

“宋易熙,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以后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绝对不胡原谅你。”李芸欣一脸愤怒地说道。

宋易熙心中一阵窃喜,他早就知道李芸欣会选择相信自己的。

就算是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李芸欣也会选择原谅自己!

宋易熙连忙再次将李芸欣拉入了怀中,这一次李芸欣倒是没有再拒绝,任由宋易熙抱着自己。

宋易熙将李芸欣抱的更紧了,不停地在她耳边说着他总是笑而不答保证的话语,道:“芸欣,你相信我,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以后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好,宋易熙,我就相信你这一次。”李芸欣抽噎着说道。

“还没吃饭吧,我们先去吃饭好不好,要是饿瘦了,可就不好看了。”宋易熙替她擦了擦眼泪,又逗着她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