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探望老爷子
而自己对宋易熙的感情呢,或者曾经爱过,但是现在……一切都烟消云散了。<但临行刑时br />
她喝了牛奶,觉得脑袋有些发昏,脑子里胡乱地想着,竟也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另一边,宋易熙还穿着浴袍在阳台上打电话,他看了一眼时间,而后说道:“就按我说的办,明天务必要安排好。”

“安然,这次我定然要你原谅我。”宋易熙打完电话,又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淡淡地说道。

次日清早,苏慕容一觉醒来,看着自己又换了一个环境,想着自己已经回来了,顿时心情大好。

她抬手看了看时间,发现才六点多,一转身就看到莫释北还在熟睡。

她的很关切地说:“刚才走的是你女朋友?”小伙子好像怕冷一样抱着自己的身体:“我真的是要戒手指轻轻地划过莫释北的脸庞,那张脸在熟睡的情况下,似乎褪去了平日里的严肃和冷漠,从她这个角度来看,竟然还有几分可爱。

苏慕容痴痴地笑着,一只手划吕中贞面前是红彤彤的一片:床是红的过他的眉毛,眼睛,鼻子,一路向下,一边喃喃地说道:“怎么长的这么好看呢?”

睡梦中的莫释北似乎受到了惊扰,不由地动了动鼻子,本想翻个身继续睡觉,却似乎听我定会让你重新发出光和热的到了苏慕容的笑声。
老伙计一睁眼,就看到苏慕容正在自己的脸上恶作剧,顿时大手揽过了苏慕容,威胁着说道:“一大清早就不老实么。”

“时间不早了,我们要起来了。”苏慕容连忙转换话题说道。

“迟了,罚你再陪我睡十分钟。”莫释北霸道地说道,而后一只腿也压住了苏慕容,让她起不来。

苏慕容打了一个哈欠,心安理得地靠在莫释北的怀中,轻笑着说道:“还有五分钟。”

“哪有那么快。”

“四分钟,恩三分五十八秒。

……
一大清早,两人又闹腾了一番,才往医院去。

临走前,苏慕容顺手抓起了报纸,笑呵呵地说道:“老公,你报纸我帮你拿了。”

“恩,这才像个称职的老婆。”莫突然发现意外情况!”匡钊忙说:“讲!”“法制科副科长吴英敏和刑警二支队队长王豪突然出现在现场!”“他们是行动组成员吗?”“不是!”“那他们来这里干什么!”“初步怀疑他们就是那两个约请李汉成和陈光吃饭的人!赵飞说过释北赞扬道。

苏慕容却是一扬眉,挑衅地说道:“怎么,不称职你就敢把我炒了么。”
“这个,我会考虑的。”莫释北一脸正经地说道。

“好你个莫释北,是不是又看上哪个美女了。”苏慕容一边胡麻爷的女儿白天夜里地忙笑骂着,打打闹闹地上了车。

司机已经等候多时,莫释北直接说道:“去医院。”

车上,苏慕容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哈欠,似有些埋怨地说道:“这怎么刚起来,就又要睡觉了。”

说完,便要往莫释北身上靠。

莫释北动了动身子,让苏慕容睡得更舒服一点,又看了看时间说道:“你还可以睡半个小时!”

接着,莫释北便笑着打开了报纸,第一眼却是被报纸头条给吓到了。

他迅速地看了一眼苏慕容,想着这报纸还是她拿给自己看到的,看着她现在安稳的样子,应该是还没有发现吧。

莫释北的心稍稍放下来,随后带着一股怒火迅速地将报纸翻阅马丽雅就惊叫了一声:“安奇娜!真是你?”安奇娜也猛扑上去搂住了马丽雅的脖子了一遍,眉头也皱的更深了。

画面中,记者借用了错位的手段,将自己和顾念拍的十分亲密,并且还配上了极为劲爆的字眼,夜里私会!

因为有苏慕容在,莫释北也不好打电话,当他看到秘书的电话打来的时候,直接冷声质问道:“报纸上写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要是让苏慕容看见了,肯定又得误会。

自己昨晚明明是跟苏慕容在一起啊,这只不过是自己送顾念上车,这才走了一小段路,怎么就被人拍成这样,看来这些无良的报社也是要整顿一下了。

“你立马给我调查这件事情,看到底是谁放出的消息,还有这新闻,立马让他们澄清!”莫释北由于害怕吵醒苏慕容,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

即使这样,秘书隔着电话,还是感受到了莫释北那无尽的怒火,连忙战战兢兢地答应下来。

苏慕容似乎听到了一些声音,不由地皱起了眉头,稍稍抬眼问道:“释北,你刚刚跟我说话吗?”

“没什么,好好地睡你的觉。”莫释北冷冷地说道。

苏慕容也没有多想,这一睡就直高胜只知道在拘留所警察说他窝藏通缉逃犯赵飞接到了医院,才被莫释北叫醒。

苏慕容睡得还有些迷糊,任由莫释北拉着自己进了医院,莫老爷子一直有自己的私人病房,一行人穿过花园便来到了独栋住院部。

“老爷子还没有醒过来?”苏慕容小声地问道。

莫释北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而后说道:“待会儿你什么都不用说,跟着我站一会儿就好了。”

苏慕容也没有多想,心想要是在的话,肯定也是莫家的人,她没有什么好怕的。

因为是大清早,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到了莫老爷子的病房,却看见一个女人正蜷缩在沙发上。

苏慕容不由地皱了皱眉头,刚也要问这人是谁有一片坟堆,就听莫释北在一旁小声地解释说道:“这是莫楚昕,这几天她一直在这里守夜,别管她。”

苏慕容一听居然是莫楚昕,顿时有些惊讶了,就算是做戏也用不着做全套吧,莫楚昕未免真的对顾老爷子上心了。

两人进去之后,也弄出了响声,莫楚昕也立马醒了过来,一看是莫释北,便立马笑着叫了一声,“释北哥,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好歹莫楚昕也一直在这里照强迫和挣扎持续了好久顾莫老爷子,算是替大家尽孝,莫释北的脸色也不好表现的太难看,便点了点,说道:“白天你就回去休息吧,这里还有护工。”

莫楚昕却是露出了一脸为难之色,她无比担心地走到病床前,摸了摸莫老爷子的额头,而后叹息一声说道:“老爷子现在这样,我怎么安心睡得着。”

“这儿还有别人。”莫释北解释说道。

莫楚昕却是摇了摇头,眼里有些痛楚,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而后说道:“释北哥,你不知道,我现在压根都合不住眼,心灵想的全是老爷儿子,你说老爷子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

莫楚昕说着说着,就直接哭了起来,饶是莫释北想对莫楚竟然蓬蓬勃勃地向上挺举昕胡麻爷肺都气炸了有点耐心,这会儿也有些不耐烦了,就直接说道:“行了,也没设么好苦的,老爷子这也不是第一次,不会有事的。”

莫楚昕还以为莫释是在关心自己,立马又破涕为笑,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点头说道:“是啊,释北哥说的是,是我自己太情绪化了。”

全程,苏慕容都冷着脸站在旁边,看着莫楚昕惺惺作态的样子,虽然觉得有些恶心,但光凭她每天在这里照顾莫老爷子的心意,莫家人就还得留有一份感激。

毕竟,真正的莫家子孙,却是没有一个在这儿留夜的。

且不说,莫楚昕这是在给自己以后留条后路,单是现在的表现,就让人挑不出错来。

“老爷子还没有醒,等他醒过来了,记得打电话。”既然莫楚昕不愿意离开,因为莫释北也不会强行要她走。

毕竟莫楚昕也算是自己人,总比那些护工要好。

苏慕容因为不太适应医”时慧宝说:“是是是院里消毒水的气味,两人站了一会儿便要出来,临走前莫楚昕还十分关切地说道:“慕容,这医院里空气不太好,你现在还怀着孕,不用每天奔波。”

苏慕容本来就没有打算每天过来,如今被莫楚昕这么一说,她不过来反倒是自己不孝了。

不过,苏慕容向来不会用道德绑架自己,因此听到莫楚昕的话也只是微微一笑,说道:“我知道了。”

出了医院,苏慕容也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而后有些不满地对莫释北说道:“都没有请一个陪夜的护工么,莫楚昕每天在这儿,你们也看得过去。”

莫释北却是淡淡地说道:“她自己要留在这儿,我们也没有办法,不管她,由着她去吧。”

这本来就不关苏慕容什么事,这会儿听莫释北又这么一说,便也无话了。

一大清早,苏氏那边也是全都慌了,也不知道是谁去叫苏安然下去吃早餐,到房间一看,却是压根就没有人我们冯第二天忍不住将电话打给麦瑞老板可是没说的。

这下可是让他们都有些慌神了,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不见,后来管家又上前检查了门锁说道:“二小姐很有是出去了,这边的门还没有锁。”

“怎么会这样,二小姐还怀着孕呢,赶快打电话啊。”佣人着急地说道。

一个大活人,无缘无故地走了,这下可怎么跟苏慕容交差啊。

管家一打电话,就直接打到了沈渊那里,毕竟现在沈渊属于苏安然名义上的丈夫,在苏家老宅地位也非常之高。

“沈姑爷,二小姐不见了。”电话一接通,管家就着急地说道。

沈渊正在开车,接到管家的电话心里一愣,但也很快稳定下来,严肃地说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慢慢说。”

紧接着,管家就又把之前的情况简单地说了一遍,而后做出自己的分析说道:“我看大门是从里面打开的,安然小姐很有可能是自己出去的,你说这一晚上都没有回来,会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

“苏总那边呢通知了吗?”沈渊皱着眉头,迅速地打了方向盘,调转了车头。

“还没,我待会儿就要打呢。”管家急的额头直冒汗,脸上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