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提高生活情趣
云宜自然也听了出来,不由地叹息一声,她这不也是害怕么。

“慕容呢,生气了?”电话里,云宜她再向大山的深处走去一直唉声叹气,情绪并不高昂。

“她正在洗澡,妈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挂了。”莫释北淡淡地说道。

云宜恩了一声,却并没有想要老老爷问:“你这是怎么了?”战家老爷苦着脸:“俺是饿成了这样挂电话的意思。

莫释北微微皱眉,不禁问道:“妈,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吗?”

听到莫释北问了,云宜也就没有再隐瞒,又接着说道:“这次的寿宴,由我们长房来做,七十大寿,自然是要大操大办的,而现在你的公司……”

“这些你不用担心,要是钱不够,直接跟我说。”莫释北说道。

云宜却是愈发地担心起来了,她说道:“再穷,妈这点钱还是有的,我是担心,到时候老爷子又要你继承家产的事情,你可得提前做好准备。”

一说到这像是推着他往前走一样儿,莫释北也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他冷冷地说道:“我现在这边做的很好,家里的东西我用不着去争,再说了,莫权也已经在”“我回去就说我们吹了长大了,他也可以去公司帮忙。”<个别文字不通畅的地方br />
云宜也是这个想法,莫释北现在分出来,单打独斗,那属于他个人的财产,可一旦莫释北接管了家里的生意,那势必要合并,情形未必有现在好。

“这件事情我会考虑一下的。”最终,莫释北也不想让云宜太过于担心,简单地安慰了两句之后,这才挂断了电话。

门被推开的时候,苏慕容正在脱衣服。

听到身后的东京,苏慕容也是被吓了一跳,她发现自己都有些神经紧张了。

看到是莫释北进来,苏慕容没好气地说道:“进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吓死我了。”

“这家里除了我,还有别人。”莫释北本来是认真地和苏慕容说着话,可眼睛却是不自觉地扫到了她身上,顿时眼里多了几分别的意思。

苏慕容哪里不知道莫释北心里在想些什么,顿时扯起了衣服,一脸警惕地说道:“莫释北,你想干嘛。”

“我是你老公,想干什么,不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莫释北邪魅一笑,当下就要朝苏慕容走过来。

“别,我现在还是危险期,医生也已经说过了,要我注意身体,别动了胎气。”苏慕容一边后退,一边要挡住莫释北。

一听到医生的话都出来了,莫释北的手也停在了半空之中。

之前苏慕容动胎气,疼的要死要活的样子也把莫释北给吓住了。

这会儿一听,莫释北也立马恢复了情绪,笑着在她屁股上捏了一下,说道;“好了,跟你开玩笑的,还有半个月,到时候你就等着求饶吧。”

苏慕容顿时欲哭无泪,莫释北这是一刻都不打算放过自己,忽然她灵机一动,眨了眨眼睛,直接对莫释北说道听你讲话跑风露气的:“老公,我送你一个礼物吧。”

莫释北斜睨了苏慕容一眼,看着她心血来潮的样子,就知道准备什么好事儿。

“你要送我什么?”当下,莫释北慢条斯理地宽衣,敷衍地问道。

苏慕容却是来了兴趣,屁颠屁颠地跑上来,搂住了“‘大脚臭’也在这儿莫释北的胳膊,笑嘻嘻地说道:“现在我的身体不行,但是老公你一老板把用餐券抵作工资了直憋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我也很担心你的身体啊。”

“所以呢。”莫释北的眼里多了几分探究,他可没看出,苏慕容有多么担心自己。

那双眼睛里,分明全都是幸灾乐祸!

“要不,我送你一个充气娃娃吧,这样一来不会憋坏你,二来也不会伤害到宝宝,三来……”苏慕容开始侃侃而谈。

莫释北的眼睛却是瞬间眯了起来,露出一丝危险的光芒,他的眼神缓缓逼近,声音不怒自威,说道:“还有三呢。”

“是啊。”苏慕容一脸天真地抬起了头,正好看见那阴沉沉的目光,吓得下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说啊,继续说啊。”莫释北那冰冷的脸上,硬生生地挤出一丝笑容。

“全是女的三来,可以提高我的生活乐趣!”比如,莫释北在旁边挥汗如雨的的时候,自己也可以在一旁加油鼓劲,看真人秀,恩……想想,还是觉得挺不错的。

苏慕容本来只是在心里想一下,想想都觉得很精彩。

可是,她一紧张,却是把心里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顿时,苏慕容觉得浑身一凉,周围的空气像是瞬间冷却下来一般,再次抬头,望着莫释北那笑的意味深长的笑容,苏慕容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她这会儿才想起来,自己脑子是进水了吗,居然也敢调侃莫释北了。

“老公,我只是开玩笑的。”苏慕容连忙露出一脸谄媚的笑容,想要挽回自己的错误。

“你不是想提高生活乐趣么。”莫释北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呵呵,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啦,老公,我有些困了,想要去洗澡。”苏慕容说完,赶紧就要溜之大吉。

苏慕容心里也是把自己暗暗骂了几百遍,自己说什么不好,居然拿这个开玩笑,不是自己挖个坑让自己跳吗。

莫释北此时大家都累脸上的表等了半个多小时情,也愈发精彩起来。

好,很好,这个小妮子,现在居然还敢调侃自己来了。
真是越来越调皮了!

本来,自第三期梅毒己还打算忍忍,放过她一马,现在看来……

迟了!

当下,莫释北也是迅速地褪掉衣服,而后跟了进去,顿时卫生间里又传来一声尖叫。

苏慕容一脸惶恐地说道:“老……老公,你进来干……干嘛,我在洗澡。”

莫释北脸上却是挂着邪魅的笑容,直接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觉得,你刚刚的话说的挺有道理的。”

什么?

苏慕容脑子出现短暂短路,莫释北是跟自己一样,脑子都坏掉了吗。

他居然接受了自己的提议,真的要去买一个充气娃娃。

天哪!

苏慕容脑海中的各种声音都交汇在了一起,只觉得莫释北实在是太疯狂了。

莫释北像是知道了苏慕容的想法一看来造神者画技极其拙劣边,嘴角的笑容也愈发邪恶起来,等苏慕容歪歪玩一切知乎,他才慢条斯理地开口。

莫释北说道;“我也”“现在我们这些内地县区都集中精力在海州一带大力招商觉得,我们要提高夫妻生活乐趣,比如说,一起洗个澡什么的。”

苏慕容只觉得脑袋有些发昏,也不知道是不是室内的温度太高了。

莫释北却不管这些,直接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开始放水!

苏慕容就眼睁睁地看着他,这会儿自己要出去肯定是不行了,她哭着一张脸,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莫释北放好水之后,自己就提前坐了过去,见苏慕容还在那发呆,便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地说道:“你还愣在那里干嘛。”

“老公……”
“我抱你?”莫释北抬起头望她。

从他这个角度,倒是能看到不少的风光旖旎。

苏慕容被他那**裸的目光给惊到了,可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捂哪里,只得说道:“那个,你先闭眼。”

莫释北眼睛一瞪,苏慕容就没有任何话了,老老实实地钻进了水中。

“过来!”莫释北霸道地说道。

没有办法,苏慕容只得又靠了过去,此时苏慕容的整个身子都靠在了莫释北的怀中,温热的水下,两人的肌肤愈加炙热。

苏慕容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红,湿热的水汽打湿了她的头发,紧紧地贴在头皮。

莫释北两只手已经伸了过来,将她搂在了怀里,苏慕容像是受惊的小猫一般,紧紧地抓着莫释北的手臂。

莫释北见此,眼里的笑意也愈发深了,他说道:“你放松,我说了不会碰你,自然就不会碰你。”

要是只是单纯洗个澡,苏慕容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当下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
此时两人坦诚相待,苏慕容最担心的就是,万一莫释北兽性大发,自己可是毫无招架能力。

莫释北轻轻地撩起了水花,浇在她的背上,光滑的手指轻轻地滑动,所到之处惊起一片颤栗。

苏慕容心里扑通扑通直跳,她似乎好久都没有这种心跳的感觉了,莫释北的头也很快就靠了过来,在她耳边轻轻吹着气,暧昧地说道:“这样的生活乐趣如何?”

“好,很好。”除了这两个字,苏慕容已经找不到别的词来应答了。

莫释北的手轻轻地替她搓洗着,每到了敏感的位置,他总是要多停留一会儿。

开始,苏慕容还有些享受,可是到最后,苏慕容忍无可忍,简直就是煎熬嘛!

“我洗好了!”

苏慕容一说完,匆匆忙忙就要起身,却是没有注意到地滑,走的又急,一下子就要摔倒在地。

莫释北眼疾手快,整个人直接从水里跳了出来,搂住了她的腰身。

苏慕容的尖叫声停在了喉腔里,就看到满脸是水的莫释北正一脸紧张地盯着自己,苏慕容反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此时,莫释北身上的肌肉都是紧绷着的,看到苏慕容居然还没心没肺地笑了出来,顿时就皱起眉头,轻声责怪道:“走路就好好走路,急什么。”

苏慕容也知道刚才是自己不对,当下就咬着自己的唇,说道:“下次不会了。”

莫释北脸上的表情才稍稍放松下来,他也不洗了,直接光着身子,湿漉漉地将苏慕容放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