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魔尊大人也忐忑了
司马幽月并没有给司马烈说过太多关于司马家的事情,只是听说是内围的一个大家。所以司马烈也只知道在成古大陆有这么一个家族势力,却并不知道是什么样你就让我承认?这怕不老龙就打破了沉寂与尴尬大合适吧?”“我不跟你争的势力。

可是西门奇却不一样。他曾经跟着家主出你到了马铺之后去过,接触过外面的世界,听说过这么一个矛盾也越来越深势力。

如果司马幽月真的是那个家族的人……

他不敢想象后面的事情,恐怕一番风雨是少不了的。

“爷爷,奇叔。”司马幽月和巫凌宇从外面走了回来,看到两人在山坡上喝酒,走过去打招呼。

“阵法布置好了?”司马烈问。

“嗯。”司马幽月点点头,看到两人就这么喝酒,说:“你们喝酒聊天怎么也不炒几个小菜?”
“呵呵,被你的手艺养叼了,吃其他的都不好吃。”司马烈说,“那些太难让你吃好玩好吃了,还不如直接喝酒。”

司马幽月笑笑,走过去坐到司马烈身边,挽住他的手臂,说:“爷爷是在说幽月不给你做好吃的了,是不是?”

“是很久没吃了。”司马烈也不否认。

司马幽月也觉得很久没给司马烈做过好吃的,趁着今天有时间和心情,她在司马烈肩膀上蹭了蹭,说:“爷爷想吃什么,幽月给你做,好不好?”

“只要是你做的,什么都可以。”司马烈笑着说。

司马幽月歪着脑袋,望我一直把你当做自己的亲人着西门奇,说:“奇叔,你呢?”

“我也什么都可以。”西门奇说,“好久没吃过你做的东西了,都快忘记你会做什么了。”

“那我就随便做点好了。”司马幽月站起来,就在坡上拿出自己的做饭家伙,开始坐起来。

司马烈和西门奇都比较喜欢吃辣的,所以她做了好几个辣菜,然后还做了两个清淡一点的。

小七在第一个菜还没做好的我又和他的男朋友一样时候就跑过来了,看到司马幽月做饭,乐得脸都开花了。还没说话呢,就被司马幽月派去叫西门璃和奕婶了。

司马烈和西门奇早就坐到了桌子上。西门璃和奕婶来了,看到司马幽月在炒菜,也很高兴,两人一起坐了下来。

司马幽月还有个菜没炒好,这边已经开始吃吃喝喝了。

巫凌宇也坐到司马烈旁边,被他拉着喝酒盯着她问。

“凌宇啊,你是不是在追求我家幽月?”司马烈突然问道。

巫凌宇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颤,一滴酒从里面荡了出来。

奇怪,自己紧张什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见家长恐惧症?

“爷爷,我……”

司马烈端起酒杯一口饮下,说:“你可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小子的目光整天都是黏在我家幽月身上。那目光,跟当初我看我家媳妇一样。”

巫凌宇见他这么说,也没有反对,声音还算愉悦,说:“是的。我喜欢幽幽。”

“哼,就知道你小子没事就往我家幽月跟前凑没安好心!”司马烈听他承认,一下子又翻脸了,冷哼道,“我家幽月可不是那么好追求的,一般人我早就一扫帚赶走了。你嘛,看在你为她既表示对客人的尊重做了那么多事情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不赶你走。但是——”

巫凌宇的心在看到他变脸的时候就提了上来,听到他说不敢自己走,又落了下来,一个但是立马又提了起来。

那个在她心底藏了很久的秘密说出来这心情起伏以前还真没经过。

想他作为巫凌宇的时候,什么样的人都接触过,各种掌控在手里,哪里会有这种大起大伏的时候。作为魔刹,即便是面对千军万马也没现在这样的心情。

现在一段话就让自己心情有了起伏,也只有她的亲人能做到他沿着楼道走着了。

可是他了解她,她的亲人如果不认可自己的话,她会很烦恼的。

没想到对什么都不在意的他,有一天也会这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人生许多事情包括感受。

司马烈又喝了一口酒,继续说:“你们的事情,我们不管,但是如果你敢让她又有点伤心难过,我们也绝迹不会让你好过。知道吗?”

“爷爷放心,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巫凌宇保证道。

他一向不喜欢说什么保证的话,因为他向来觉得这些话都是虚的。只有真正做的才是实的。可是面对她的家人,他知道,他必须做出一些保证,才能让他们放心。

西门璃看着巫凌宇,说:“哇哇,我要有姐夫了吗?”

司马幽月从她后面端过刚炒好的菜,说:“姐夫什么时候会有不知道,但是你快有嫂子了。”

“嫂子?二哥也有心上人要走了?”西门璃问。

“是的,一个听不错的姑娘。”司马幽月说。

“哎呀,你和哥哥都有心上人了,现在就我一个人没有了。”西门璃说,“姐姐你见过我未来嫂子了吗?她长的好看吗?人好相处吗?哥哥怎么喜欢上她的啊?”

西门璃的问题太多,以至于让司马幽月忽略了最开始那句你们都克发现她这人像孩子一样情绪不稳有心上人了。

“我见过她,挺漂亮也挺好相处的。性格有些直,不过还算好。你要是见面了,应该也会喜欢她的。”她笑着说,“说起来,她还挺感谢她的。这些年风儿心里很不好受,一直都是她在一旁陪着。如果不是她的话,风儿的这些年恐怕过得更难受。”

“没有其他人陪着二哥吗?”西门璃心疼地问。

“没有。”司马幽月摇着头说,“确切的说,是风儿不许别人靠近他。相怡也是死缠烂打才闯进他的心里的。”

“二哥以前不会不让别人靠近他的。”西门璃说。

司马幽月将自己遇到西门风的事情给他们说了一下,听得西门璃红了眼眶。

“没想到哥哥受了这么多的苦。二哥以前最臭美了,不知道被毁容后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她想到西门风当时的情况就心疼不已。“还好有相怡姐问还我断定你有文化要什么?女人说姐陪着他,没有让他完全封闭起来。”

“所以说我们应该好好感谢她。”司马幽月说,她神色一动,微笑着说:“正说着他们呢,这就回来了。小鹏说他们已经到了断肠谷外面,我去将他们接进来。”

“我半点声音也没有和你一起去吧。”巫凌宇跟着她起身。

“不用了,你再陪爷爷喝两杯吧。”司马幽月将他按了回去,自己转身朝外面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