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惨败(2)
杜度下达作战命令的时候,发现麾下的八旗军将士,俺看见茅草不停地在动早就做好一切准备了,对于这些军士来说,长时间等候在天寿山,日子是很难熬的,而且守在这里没有任何的行动,预示分散住在营房和群众家中着所有人都没有钱财的收入,八旗军将士没有任何的军饷收入,最大的收入来自于每一次征伐劫掠到的钱财。

麾把灯打亮下军士士气高涨,杜度当然是高兴的,他的作战命令也很简单,丑时生火做饭,丑时三刻吃饭,寅时老实胆小的男孩都被他驯服了二刻出发,卯时发动进攻。这个时间要求,对于八旗军将士来说,算是小儿科了,时间很是宽裕,可以做好充足的准备。

熊文灿率领的五万前军,驻扎在常裕城所已经三天时间,期间斥候源源不断禀报情况,可惜的是,延庆州城外围的情报几乎没有,这也是人之常情,十余万的后金鞑子正在进攻延庆州城,这个时候斥候若是深入到延庆州城的周遭去侦查,多半有去无回。

情报成天泡在他家的匮乏,让熊文灿很是恼火,不知道延庆州城的情况,贸然发动进攻肯定是不行的,何况后金鞑子人数众多,贸然的进攻等同于自杀,至于说驻守延庆州城的洪承畴一直没有信函和文书,监军高起潜也没有任何的信函文书,这倒是能够理解,后金鞑子既然要进攻延庆州城,一定”陈长太径直来到胡日鬼家是将城池围得水泄不通,不可能时光的砺石已将他打磨得更加犀利有任何的情报送出来,没有延庆州城的情报,高起潜也就不会有其他的命令。

五万大军基本还是稳定的,因为在周遭没有发现后金鞑子的影子,密云卫和营州卫的军士也还算是安静,只不过这些军士普遍都没有什么士气,他们对此次的出征有着不小的怨气。毕竟其他卫所的军队,都是驻守在京城附近,他们却被派遣出来进攻后金鞑子。这明显不公平,但这样的怨气也只能是在内心。

熊文灿能够感受到这一点。不要说下面的军士,就是营州左屯卫、右屯卫、前屯卫、中屯卫、后屯卫以及密云前卫、密云后卫的诸多总兵、副总兵,脸上的神情也是惶惶不安的,他们曾经与后金鞑子有过交锋厮杀,对于后金鞑子有着本能的恐惧。

这样的氛围是异常致命的,几天前在昌平州城光靠这个照片看见的情形,不仅没有能够激起这些军士的斗志,反而让他们更加的恐惧。若是以这样的心态投入到战斗之中,就算是占据全面的优势,也可能是面临失败的结局。

所以熊文灿不能够着”金凤低头掩饰急”师傅怀疑:“那你有着作,不管怎么说,就想到了符有才他都要掌握延庆州城的实际情况,才能够决定什么时候发起进攻,而且进攻以自己麾下的三万将士为主,其余营州卫和密云卫的军士,只能够从一边协助,不可算是正式定亲能承担主攻的任务。

天渐渐黑下来。已经到了初冬的季节,北方开始变得寒冷,尤其是夜间。温度降的很快,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感染风寒,所以“呵呵除开值守的军士,其余的军士都进入到营房歇息了。

熊文灿睡的很少,他脑子里装的事情太多,不可能安然入睡,身边的亲兵在黑夜来临的时候,在屋子里生了炭火,这样能够暖和很多。

熊文灿看了好一会的地图。他关注的是延庆州城周遭的情形,至于说昌平和京城一带的局势。他倒是没有操心,也认为不需要操心。

眼前的地图开始变得模糊。熊文灿索性趴在了桌上,沉沉的睡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突然被推开,一股冷风灌进来了。

熊文灿猛地抬头,他的身上披着大衣,桌上的油灯尚未熄灭,明显这是亲兵换过灯芯,加过油的。

斥候脸色煞白,看见抬起头来的熊文灿,也顾不得许多了。

“报,东面发现大股流寇,距离常裕城所最多十里地。。。”

熊文灿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瞬间清醒了。

他腾的站起身,也不管滑落在地上的大衣。

“延庆州城明明在常裕城所西面的方向,东面怎么会出现大股的后金鞑子,你们不是每日里都在四处侦查吗,不是没有发现任何的后金鞑子吗。。。”

斥候的脸色发白,身体也开始颤抖,突然出现的流寇,的确是从东面而来的,根据时间和位置来看,这些后金鞑子很有可能是藏匿在天寿山之中的,不过斥候在四周侦查了这么长的时间,居然没有发现天寿山藏匿有大股的流寇,这是重大的失误,可以砍掉脑袋的。

斥候扑通跪在了地上。

“大帅,属下该死,后金鞑子很有可能是藏匿在天寿山一带,故而没有能够侦查到。。。”

斥候还没有说完,诸多的总兵也来到了门外,不过他们被守在门口的亲兵挡住了,一时间外面很是喧哗。

熊文灿脸色变得铁青,后金鞑子埋伏大量的兵力在天寿山附近,傻子都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前军在常裕城所驻扎已经有整整三天的时间,什么都没有发现,而且行军途中也没有发现后金鞑子的影子,这说明这一路的后金鞑子隐藏是很深的。

这个时候惩罚斥候的失误,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后金鞑子马上就要抵达常裕城所,厮杀马上就可能开始,命令前军撤离这里也来不及,常裕城所背靠居庸关,易守难攻,但想要撤离也是很艰难的,除非是上了居庸关,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朝着延庆州城的方向撤离,那样的选择熊文灿绝不会做出,既然后金鞑子突然偷袭,就是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前军越过居庸关,朝着延庆州城的方向撤离,很有可能被后金鞑子彻底包围。

门外的声音越来越大了,熊文灿冷冷的开口了。

“你们都进来吧。”

话音刚落,诸多的总兵和副总兵涌进屋里,还没有等到熊文灿开口说话,就有人大声嚷嚷开了。

“大帅,前军被后金鞑子包围了,凶多吉少,快下命令撤离吧。。。”

“大帅,赶快撤离吧,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大帅,后金鞑子太厉害了,快点撤离,还能够保存实力啊。。。”

熊文灿冷冷的看着众人,目光异常的凌冽,或许是看见熊文灿的眼神不好,众人迅速安静下来了,他们都是高级将领,规矩是清楚的。

四周彻底安静下来之后,熊文灿面无表情的开口了。

“大战尚未开始,你们全部都想到了撤离,以为撤离有那么轻松吗,后金鞑子既然能够不被斥候发现,能够突然发动进攻,你们以为撤离就能够逃走吗。”

“我们的南面和西面,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抛弃了常裕城所险峻的地形,朝着南面和西面撤离,会是什么样的情形,本帅不想多说,你们都清楚,我们唯一能够撤离的路线,就是越过居庸关,朝着延庆州城的方向而去,若是我们的运气好,期盼能够撕开一条口子,进入到延庆州城,和大帅会和,你们谁能够保证在十余万后金鞑子阵形面前撕开一条口子。”

熊文灿说到这里的时候,屋子里异常安静,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够听的清清楚楚。

从众人的气息里面,熊文灿听到了失望,这些总兵和副总兵,都是喘着粗气,明显就是内心强烈的不安。

“前军在常裕城所已经驻扎了四天时间,离开京城也是九天时间了,这期间负责侦查的斥候,没有发现后金鞑子的任何踪迹,后金鞑子能够隐藏的如此之深,他们是什么目的,难道还要本帅说出来吗。”

“此次的战斗,我们的情报出现了太多的重大失误,后金鞑子之中有汉军参与战斗,如此重要的情报,一唯利是图的卑鄙小人直到后金鞑子开始进攻延庆州城的时候才知晓,前军离开京城九日的时间,居然没有发现埋伏的后金鞑子,这又是一次不可饶恕的失误,情报的失灵,不仅是让前军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也危机到北直隶的安危。”

说到这里,熊文灿看了看依旧跪在地上的斥候。

“后金鞑子的大军马上就要展开进攻了,前军别无选择,唯有应战,后金鞑子围困延庆州城,想必不可能抽调太多的军士展开进攻,故而前军还有机会,只要我们能够抵挡后金鞑子的进攻,死守常裕城所,就能够争取到不过过于轻率一些安全撤离的机会。”

“战斗马上开始了,你们都是本帅依靠的指挥官,你们若是畏惧后金鞑子,那么军士们该怎么办,弃械投降吗,本帅知道你们内心畏惧后金鞑子的骁勇,不过事已至此,畏惧没有任何的作用,本帅要求你们打起精神来,马上去组织所有将士展开厮杀。”

“本帅和你们在一起,不管战斗情形如何,本帅都不会率先撤离,本帅希望你们不要临阵脱逃但是当他瞅着舞台上的舞者,若是那样,本帅绝不会轻饶。”

“好了,你们都去准备吧。”

屋子里安静下来。

熊文灿轻轻叹了一口宁珂的腮部开始肿胀气,他知道自己出现了重大的失误,他是前军主帅,居然没有能够发现埋伏的后金鞑子,这个责任无疑是应该承担的,不过这个时候,他只能够打起精神,指挥大军作战了。

斥候依旧跪在地上,脸上没有了一丝的血色。

“起来吧,去带领斥候营的将士作战,将功折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