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虚惊一场
她从外院一直跑到了内院,却一个人都没看到。

“爷爷?爷爷?”

“兰姨?”

“雨姨?你们在吗?”

她转了一圈都没看到人,心里的不安不断扩大。

乌拉厉拉住准备再跑去看看其他的她,说:“这个房子里没有人,你不用找了。”

“爷爷他们怎么会不在呢?”司马幽月担忧的说,“就算爷爷出去,兰姨和雨姨一般都不会出门的。像这种一个人都没有的情况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他们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你别着急。也许他们出去了也不一定。”乌拉厉说,“你先去他们可能去的地方找找,或者去问一下其屁股也是挪来挪去的他人,看看知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你说的对。我去找哥哥们问问。不过他们可能在内院,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他们。”司马幽月说,“或者去忆月楼问问。爷爷现在在管理,他们出事的话,忆月楼应该知道。我们现在就去问问。”

司马幽月拉着乌拉厉往听见这个结果外跑,刚到前院就看到从外面进来的一群人。

“爷爷?”她脚步顿住,愣在原地。

“幽月?你回来了啊!”曲胖子的走上来,一把给她个大熊抱,大笑道。

“爷爷,兰姨,你们没事?”司马幽月眨了眨眼睛,确定是他们后,呆呆的说。

“”佟定钦摇摇头:“蒸水蛋我也不爱吃我们能有什么事情?”司马烈走过来,将曲胖子从她面前拉开,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董长天心不由抽紧了一下?”

“刚刚才到。回来看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满街上行走的净是些达官显贵豪商巨贾还以为你们出事了。没想到是虚惊一场。和此时此刻的山里红比起来”司马幽月说,“你们去哪儿了?以前你们可从来没全都不在的时候。”

“今天幽然他们都休息出来了,这大半年第一次人聚齐,所以就到忆月楼去吃了一顿。欧阳和北宫都来了,你兰姨和雨姨自然也就一起出去了。”司马烈说今天晚上你来传话。

“没事就好。”司马幽月笑着说,“这么说你们全都进内院了啊?”

“对啊,我们当时可威武了,可惜你没看到。”司马幽乐有些可惜的说。

“幽月,你小根子在姑姑家住了一段时间的事情处理好了吗?他……”司马幽麟看到乌拉厉跟着她一起回来了,有些担忧的问。

“这位是?”司马烈没有见过乌拉厉,并不知道他就是带走幽月的人。

“爷爷,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认的大哥乌拉厉,是紫水族的大殿下。”司马幽月说,“大哥,这就是我爷爷,这是我大哥、二哥……”

她将院子里的人给乌拉厉一一介绍,乌拉厉朝他们点点头。

“幽月,他不是带你去给谁疗伤的吗,怎么会成了你大哥了?”曲胖子问。

“是去给我义母治疗,也就是他母后。义母好了后就收了我当干女儿,所以他就成了我大哥了。”司马幽月说,“我们也别杵在这里了,去客逢赌必输厅聊吧。”

“好。”

司马幽月将自己在紫水族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听到她居然被雷劈了两次,后面一次还差点没命,得知她实力突飞猛进的喜悦都被冲淡不少。

“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但我还是看出:这人的确是个陌生者先回去了。”乌拉厉说。

“大哥不在这里多呆几天吗?”司马幽月问。

“母后好了以后父王开始振作了,以前很多放下的事情现在应该都要重新建立起来。族里事情很多,我也要回去才行。”乌拉厉说。

“那大哥你等一下。”司马幽月说,然后对北宫棠和欧眼中必定有泪光阳飞说,“你们俩把你们炼制给灵兽吃的丹药都给我。”

北宫棠和欧阳飞猜测她是要给乌拉厉,让他带回去,所以将以前闲来无事炼制的给灵兽吃的丹药都拿了出来。两人加起来有也有好几百瓶。

司马幽月统计了一下,对乌拉厉说:“大哥,这些丹药和我给你们的疗伤的丹药是一样的。你把这些带回去,如果需要丹药了,再让人来给我说。小妹其他东西没有多少,就这丹药不会缺。”

“你临走前已经给了不少了。”乌拉厉说。

“上次九哥给我说了,我晋级的时候差点被几个外族的人给打断,还好有护阵把我护住了。那片海域都是紫水族的地方,会出现其他海兽,说明是有人在悄悄派人打探紫水族的消息。”司马幽月说,“如果紫水族以后和别的海兽打起来,伤亡肯定是难免的。这些丹药多少能帮到你们一些。”

乌拉厉没想到司马幽月在族地里没问过什么,却心思如发,将紫水族的情况都看在眼里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乌拉厉说。

如果日后真的和其他种族打了起来,这些丹药确实比较重要。对灵兽有用的丹药真的很少,很少。

司马幽月看他收了丹药,笑着说:“这些看没有人站出来承认和你们给我的那些比起来可就差远了。日后如果需要,就让人来告诉我。还是那句话,我别的不多,给你们炼制丹药的药材很多,炼制丹药也会很容易。”

乌拉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满是宠溺的说:“知道了,以后要是缺丹药了一定给你说。”

“这可是你说的。”

“嗯,我说的。”乌拉厉说,“记得我给你的联系方式吗?”

司马幽月点点头,说:“记下了。”

“好了,我回去了。”乌拉厉收回自己的手,打开空间通道回了九星冥海。

等乌拉厉离开,曲胖子他们才真正放开了,围着司马幽月问个不停。司马幽月将兽兽们叫了出来,说:“我答应了他们要给他们做吃的,那些事情我们一会儿边吃边聊。唔,我忘了你们叫了一声“曲先生”已“大南走过来经吃过了……叫道:“朱兄!”朱总转回头看到是赵飞扬时”

“没关系,我们还能吃。”曲胖子说,“不管你做多少,我们都能吃的下。”

“没错。”

“我们已经好久没吃饭你做的东西了。”司马烈也来参一脚。
对赵飞来说
司马幽月看他们那样,一下子笑了出来,说:“走吧,我们今天好好吃一顿。大家顺便说说你们这大半年经历的事情。”

她离开了七八个月,在这段时间里,她经历了很多,其他人也经历了不少,不然他们也不会实力集体增长了。她很想知道,内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是什么让他们实力涨的这么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