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战部署
高阳县距离保定府城,只有八十里地的距离。

依照郑家军的行军速度,这点距离一天之内完全可以抵达,不过郑勋睿想到的更多,也许抵达保定府城的时候,就是大战开始的时候,杜度麾下毕竟是三万后金鞑子,这场战斗厮杀,肯定是残酷的。

郑勋睿有着必胜的信心,此番的战斗,他一定要获得大胜,甚至是斩杀杜度,郑家军几次与后金鞑子的战斗,分别擒获了阿济格和阿巴泰,却被皇太极用钱财换回去了,这一次他不会留下活口了,皇太极想要赎人可以,赎回去的就是杜度的尸首。

杜度是褚英的长子,褚英是后金曾经的大汗继承人,在大清国的影响也是不一般的,虽然已经褚英因为觊觎权力,得罪努尔哈赤,在三十六岁的时候被努尔哈赤斩杀,可杜度是凭借自身的功劳,被册封为安平贝勒的,此番大战若是斩杀了杜度,在大清国一定会引发巨大的震动。

当然,郑勋睿还想着能够打败多尔衮,他也相信郑家军能够打败多尔衮,只是这需要做出精确的部署,这是一场恶战,想着剿灭多尔衮率领的大军,可能性是不存在的,只能够尽量多的斩杀后金鞑子。

与杜度的厮杀是至关重要的,若是郑家军部署得当,可以斩杀大半的后金鞑子,若是出现了什么疏漏,依照后金鞑子行军的速度,恐怕大部分的后金鞑子可能逃走。

这样的情形绝不能出现,所以如何的部署,显得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至关重要了。

与后金鞑子作战,采取伏击的战术,效果并不是最好的。

经过认真思俺去试试看看能不能作出个一男半女的索之后。郑勋睿做出了决定,这一次他没有征求其他人的意见,单独做出了最为重要的、或者是至关重要的决定。

寅时。郑家军将士悉数都起身了,一场痛快淋漓的厮杀之后。军士休息的很好,他们都知道,更加艰巨的战斗尚在后面。

高阳县知县赶到了徐家窝坑,拜见了郑勋睿,也送来了部分的粮草和肉食。

孙承宗和高阳县知县是同时离开徐家窝坑的,他们知道郑家军面临着更加激烈的厮杀,郑勋睿的时间很是宝贵。

郑勋睿仅仅歇息了一个时辰的时间。

郑锦宏等人进入到帐篷之内,看见已经标注好的地图。也看到了桌上斥候送来的诸多情报,再看看郑勋睿严肃的面容,带着黑色的眼圈,他们当他收拾东西时知道,郑勋睿已经做出了决定。

“剿灭汉军,我们取得了完胜,不过这只是牛刀小试,残酷的战斗马上就要来临,如何作战和厮杀,任何彻底打败杜度极其俺哥说:航海家辛伯达麾下的三万后金鞑子。我已经有了决定。”

“王小二带领的斥候,正在侦查杜度的行踪,今天的事情有点特别可以肯定的是。杜度正在朝着保定府城开进,后金鞑子的行军速度是很快的,也就是说,留给我们部署的时间几乎是没有的。”<“吃吃”地笑br />
“既然如此,我们就和后金鞑子来一场面对面的厮杀。”

说到这里,郑勋睿走到了地图的前面。

“高阳距离保定府城只有八十里地,我们如今在徐家窝坑,距离保定府城只有看来他只怕盯上云赭了七十二里地,此番战斗。郑家军缴获不少的战马和马车,可以加快我们的行军速度。我估计大军卯时出发,午时左右就可以抵达保定府城。我们将在什么地方与后金鞑子遭遇,这需要得到斥候侦查到的情报。”

“鉴于此,郑家军想着采用伏击战的作战方式来对付后金鞑子,这种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后金鞑子行军的过程之中,也会派遣大量的斥候侦查,他们的战斗力强于汉军,所以郑家军要集中精力,认真应对即将到来的厮杀。”

“如何作战,我思索了很长时间,从我们掌握的情报来看,杜度此人还是有着一定作战能力的,也算是勇猛的,他曾经率领五万后金鞑子,打败了熊文灿大人率领的五万前军,迫使密云卫、营州卫的两万军士投降,几乎全歼了熊大人麾下的三万大军。”

“可也正是因为这一场的胜利,让杜度变得骄狂,认为打败明军不在话下,认为明军都是孱弱的,不堪一击的,处于这样的情况之下,诸位想想,杜度遇见了明军之后,会做出什么样的表现。”

郑锦宏等人的眼睛亮了,文坤等人也陷入到沉思之中。

“杜度一定是率领后金鞑子疯狂的进攻,绝不会考虑到撤离,或者是使用其他什么迂回的战术,他认为后金鞑子的一番冲锋下来,明军就会出现大规模的溃败。”

“我们的目的是尽量多的剿灭后金鞑子,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任务,那就是生擒或者斩杀杜度,杜度是后金的安平贝勒,将其斩杀,会引发后金的恐慌,更能够让进入关内肆掠的多尔衮和后金鞑子心寒,能够最大限度的打消他们的斗志。”

“所以郑家军此番的战斗,与后金鞑子硬碰父母以为我都在阎王爷那里报到了硬面对面的厮杀。”

“当然我不会拿着郑家军将士的性命来赌博,既然我们拥有了威力巨大的红夷大炮和毛瑟枪,那就让杜度和后金鞑子好好的品尝一下,让他们引以为傲的速度在红夷大炮和毛瑟枪前面颤抖。”

“此番的战斗,郑家军分为前军和中军,前军四万人,包括炮兵营和神机营,由郑锦宏直接指挥,杨贺、刘泽清、洪欣涛等人协助指挥,中军一万人,由我指挥。”

“前军负责主攻的作战任务,以神机营为先头部队,首先发起进攻,八千神机营的将士,全部出动,参与到进攻之中,炮兵营为第二波进攻的部队,一旦神机营将士打的后金鞑子落荒而逃的时候,炮兵营趁势开始发炮,要炸的后金鞑子魂飞魄散,要封堵他们的退路。”

“最后进攻的是骑兵,等到后金鞑子队伍混乱不堪、上下失去联系的时候,果断的发动冲锋,斩杀后金鞑子。”

“洪欣涛负责指挥神机营的进攻,刘泽清负责指挥炮兵营的进攻,郑锦宏负责指挥骑兵营的进攻,杨套上一双珠花拖鞋贺率领斥候营,务必要生擒或者斩杀杜度。”

“此番战斗由郑锦宏负责统一指挥,包括什么时候发动进攻,什么时候发射火炮,什么时候骑兵出击,悉数有郑锦宏负责,我率领的一万郑家军将士,主要任务是三子围追堵截逃跑的后金鞑子。”
“好了,作战部署就是如此,你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尽管提出问题来。”

郑锦宏首先开口了。

“属下恳请少爷指挥全面战斗,属下率领骑兵营随时待命,注意力都在骑兵营如何更好的斩杀后金鞑子,难以兼顾到神睹物思人机营和炮兵营,若是因此贻误战机,属下难以承担。”

郑锦宏说完之后,杨贺、刘泽清和洪欣涛等人也建议有郑勋睿直接指挥。

郑勋睿叹了一口气,众人已经习惯了他的指挥。

“好吧,还有什么问题。”

此刻文坤站起身来,毫不犹豫的开口了。

“大人刚刚的部署,属下仔细听了,属下有一个疑问,毛瑟枪的射击距离为两百米到三百米,后金鞑子的骑兵发动冲广场上亮如白昼锋之后,八千神机营的将士,可以分批次的发射子弹,依照毛瑟枪的发射速度,后金鞑子没有机会冲锋到将士的跟前,在大量的伤亡面前,杜度肯定是要求军士迅速撤离的,此刻就应该是炮兵营发动进攻的时间了,红夷大炮的威力巨大,在后金鞑子刚刚开始撤离的时候,就他趴在小木桌上边打呼噜边做梦需要发射炮弹,可此时神机营将士距离后金鞑子的距离也不是很远,炮兵营是不是能够控制炮弹落地的距离,避免误伤神机营的将士。”

文坤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战场上两百米到三百米的距离,对于骑兵和步卒来说都不算什么,对于火炮更是不算什么了,若是把握不好,有可能导致误伤的情况出现往锅里倒开水。

也就在这个时候,郑凯涛站起身来了,他一直都是指挥炮兵营作战的。

“文大人不必担忧,红夷大炮的射击精度可以控制在方圆二十米的范围之内,炮兵营做过多次的试验,射击的误差最多不会超过五十米,神机营距离后金鞑子距离在两百米左右,炮弹落地是不会出现误差的。”
郑凯涛说完之后,众人还没有来得及点头,郑勋睿就开口了。

“郑凯涛,文坤提出的问题是存在的,后金鞑子狼扑了个空一旦发起了冲锋加之又是一个驼子,难道与神机营将士之间的距离总是两百米吗,你以为后金鞑子是木桩,等着神机营的将士射击吗,到时候肯定会出现相互交织的情况,这是对炮兵营的考验,以前我们的战斗,首先进攻的都是炮兵营,这一次的作战部署有所改变,首先进攻的是神机营,故而这些细节必须要考虑清楚,不要在展开厮杀的时候,才发现问题的所在。”

“刘泽清、洪欣涛、郑凯涛,你们之间要时刻保持联系,炮兵营必须在确保神机营将士安全的前提之下,才能够开始发射炮弹,此番的战斗,要最大限度的发挥神机营和炮兵营的威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以最小的伤亡,取得最大的胜利。”

“我们战胜汉军,以微不足道的伤亡取得完胜,依靠的就是炮兵营的威力,接下来的战斗,我们必须要摸索出来一条神机营与炮兵营完美融合进攻的作战方式,文坤、李攀龙、李岩、徐吉匡,战斗开始之后,你们多多观察,从中找出最佳的进攻作战方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