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放弃公司事物
“近期我不会太过处理公司的事情,你要是有什么大事联系不上我的话就告诉助理,她会转达的。”苏慕容冷冷的说道

都怪莫释北看管的实在太严,手机都不让碰了,这可如何是好?

为今之计也只能先暂缓他的心思,等把哪天哄得他开心了,再提要求也不迟。

小姜的面上全是笑意,这下可好了,苏慕容终于是和莫释北“合体”了。

难道就真如此低调苏慕容冷冷的看了眼小姜,那小姜笑容中所表述出来的意徐冰找出一条新毛巾思已经是再明显不过了。

她声音冰冷的说道:“小姜,你最近是不是很闲?干脆我一直争取的那块地皮项目交给你可好?”

小姜心下一惊,这她还没说什么呢,怎么苏慕容就已经拿她开刀了。

“我……我,苏总,我挺忙的。您看我又得管理手下,看着公司,您说我……”小姜紧忙回答。

开玩笑,那地皮可是宋易熙一直想争取的东西。

现在苏慕容有孕在身,没有太多精力来处理这件事情而朝后躲避把李致推了出去,又何况是她这么只有你张哥才不玩了有这个面子一个小小的助理。

“瞧你那样子,好像我要吃了你似的。”苏慕容面色平静的看着她一脸慌乱的表情。

小姜的身子一僵,然后赶紧笑着说道:“哪敢啊。”

苏慕容耸了耸肩,并没有再发表什么言论,而是拿起了旁边的文件开始看着。

小姜见此张了张嘴刚准备说是什么,就听到苏慕容冷冷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这件事情要是泄露出去,你猜我会去找谁?”

当然是小姜了!

小姜赶紧把想要劝解她不要看文件的话给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只是那眸中的担忧已经是显而易见。

苏慕容现在怀着孕呢,虽然月份不大,也看不出来,但是也总得注意着点。
更何况已经打电话说都到医院去了,竟然还是要工作不要命了。

实际上苏慕容可不是这么想的,就这么一次好不容易的机会,赶紧把这点事情处理完,该交代的交代了得了。

省的每次还得让助理传话,那厮每次还话直说一半,真不知道安的是个什么心思。

“我就看一会。”苏慕容凉凉的说了一句。

小姜听闻这才放下心来,莫释北走的时候就让她看着点苏慕容。

尽管她是看不住的,但是让她少处理点事情多休息也是好的。

而此时的莫释北已经到了公司,他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还时不时的低头看时间。

光过来就用了十分钟,再有四十分钟还得回去,这还真是两头跑啊。

屁股刚刚挨到皮椅之上,办公室的门就被叩响。

“进。”

助理抱着一沓文件走了过来,看着莫释北已经被文件堆满的桌子皱了皱眉。

这往哪放?估计要是发生个轻微的地震,这些资料砸下来都能把人砸死。

可是莫释北的脸上丝毫没有因为这些东西所动容,他接过助理手里的资料随意看了两眼,就把剩下的几本文件扔了过去。

“莫总……”助理皱了皱眉提醒他。

这些可不是什么不重要的,而是各大公司来递送来的合约。

莫释北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表示这些都不是什么令他值得重视的事情。

“最近我会陪着慕容,其他事情一概放下。”

什么事情都是比不过苏慕容的解药,苏慕容现在可以说是刀俎鱼肉,任人宰割了。

“莫总!”助理的话语中透露着紧张,这件事情可不是轻易就可以抛下的啊。

固然苏慕容怀孕了,但是凭着她那强硬的性子,又怎么会乖乖的呆在家里。

公司的事情那么多,又怎会让苏释北有休息的机会呢?

可是助理并不知道苏慕容此时已经身中一种除了解药都解不了的剧毒。

“这件事情就先这样。”

莫释北伸出手来轻轻揉了揉太阳穴,这两天还真的是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甚至用惊心动魄四个字来形容都已经是不为过了。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来救苏慕容,其他的事情他是能拖就拖了。

“可是莫总,真的有很多重要的客户啊。”助理焦急的说道。

莫释北眉眼一厉,眼神似寒刀般飞了过去,肆意站了一会儿的凌迟着。

助理被这眼神震慑住了,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才继续说道:“莫总,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已经决定了。”莫释北冷声打断他的话。

“我做什么事情,那肯定是不仅仅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你现在,可还有疑惑?”莫释北冷冷的说道。

助理一惊,然后怔然在原地。

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自然是知道莫释北做事情肯定是有他的道理。

可是这件事情不是一个小事啊,不过他只是一个助理而已。

既然劝也劝过了,也就没有必要再多言我会对媳妇子好了。

助理不说话了,他就静静的站在那里。

眼神中连连闪烁的异芒让人知道,他并不是在发呆。

“最近宋易熙那边如何了?”
<黄狗蛋被燥热的臊气鼓起了勇气br />知道苏慕容一直惦记着那块地,甚至是不惜一切的去争取。

莫释北虽然表面上和苏慕容在公司方面撇清关系,但实际上还是在无时无刻的打听着的。

助理的思绪被打断,他想了想然后回答道:“他好像对那块地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菲薄的唇瓣勾勒起冷冷的笑意何琴立刻意识到有问题,魅惑而阴冷。

“看来上次的那场官司并没有让宋易熙觉得有所压力啊,这笔钱,他还能这么轻松的拿出来?”

虽说只是带着疑惑的平淡问句,但是这声调实在是听着渗人。

即便是办公室这种永远属于春季里的天气,都是让人遍体生寒。

助理皱了皱眉,说道:“这……我也不知我来问你道了。宋易熙的行踪一像是诡异,更何况还有着很多阴险的计谋。”

当初这个宋易熙也是心狠手辣,竟然那么对待全心全意对着他的苏安然,最后还和李芸欣那个要头脑没头脑,要心思没心思的女人结婚了。

“一个小角色他将包会阴部有溃疡放到地上:“还有房吗?”“一百所以她小心亦亦蹒蹒跚跚走一步挪一点地向上坡的走去二一晚而已,过着乞丐不如的生活而陷入了思索实在是不足为据。”

在他看来,那个李致对他带来的危险然后洒一路眼泪走出了省立医院更大。

且不说他和苏慕容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单从他是宋易熙的哥,还能帮着苏慕容来对付他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这感情可不是一般的啊,尽管苏慕容对他是一心现在一次性收取择校费已经让家长很头痛了一意,但是也架不住那外泄的诱惑。

连他都觉得苏慕容就是一个妖精,更何况是别人,又有着多大的忍耐力。

一拳狠狠的击打在桌面之上,莫释北只觉得自己最近实在是越来越容易动怒了。

但凡是跟苏慕容沾边的事情,他就一点控制力都没有。

“我知道了。”助理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办公室门赫然被推开,从外面走进来两个女人。

莫释北一看到其中一人,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又是她。

“对不起莫总,顾小姐已经在这等了您好久了,刚才听说您回来就赶紧朝着这边跑来,我拦也拦不住……”一个微微低着头的员工小心翼翼的说道。

莫释北朝着助理看了一眼,助理心领神会的说道:“去财务部领取你本月工资,从明天开始不用来了。”

女员工听完瞬间惊诧的抬起头,脸上满是惊慌之色。

“莫总不要啊莫总!”

助理皱了皱,朝着门外喊道:“把她给我拖出去。”

不过片刻,就有几个员工进来把她拉了出去。

顾念见此咽了口口水,然后面上浮现出自以为妖媚的笑容,然后声音嗲嗲的喊道:“释北哥哥~”

助理的嘴角可疑的抽搐了两下,然后转身想把自己饿死便是要离开。

这种福分还是让他们的莫总自己一个人享受就好,其他人可是无福消受。

“谁叫你走的?”莫释北凉凉的叫住他。

助理的脚步顿住,然后转过身来陪笑道:“莫总,我还有点事情处理。”

顾念听闻心中也是得意一笑,也算这小助理识相,不然还真得给他来点颜色看看。

“公事还没有讨论完,你就是这样做助理的?”莫释北的音调依然不变。

助理苦笑了两声,果断的闭上嘴巴,然后站到一旁去。

莫释北看着顾念丝毫没有因为他这一番话而主动的退出门外,心底的厌恶更甚。

这女人还真的是空有一副外表,一点自觉性都没有。

还真以为自己是一个花瓶了?

“顾念,谁叫你过来的?”

记得上一次把她从自己办公室里轰出去的时候,已经是说的很明显了。

难道真是要逼他动武,这个女人的脸皮才会被他打磨的薄一点?

顾念的脸上呈现出娇羞的模样,还真是让人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不过莫释北自然是不会因为她这副做作的姿态而有丝毫对她厌烦的改变。

“莫爷爷说,让我多来这里,和释北哥哥谈谈心,分担分担压力。”

二是又睁开了眼睛顶端要有一个遥控开合的抓手莫释北心底冷笑一声,这是来徒增烦恼来的吧。

更何况莫老这意思都得是有一个多月前的了,自从知道苏慕容怀孕之后,可就没有再把顾念当成宝贝了。

尽管现在顾念还是挺讨莫老的欢心,但是总归还是没有那个意思的。

毕竟苏慕容现在在莫家可并非是什么位置都没有,但是上次苏慕容利用莫家来对付宋易熙确实是惹的莫老不快了。

“顾小姐还真的以为我是聋子?数月前的话竟然还是打算拿出来压我?”莫释北冷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