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手拿平底锅……
“北宫,快点逃啊!”

魏子淇三人看到眼前的一幕,都急红了眼睛,焦急的喊着。

北宫棠无力的看着朝自己落下来的巨尾,刚刚她已经领教过它的厉害,如果再被它打中的话,自己想必真的要去见阎王了。

可是她却动不了,她的腿刚刚摔断了,现而且在挪动一下都艰难。无奈她只得闭上眼睛,等待最后的判决。

“梦姬,对不起,我不能等你醒来了。娘,弟弟,对不起,我不能信守承诺,回去见你们了……”

不过,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却听到铿锵一声,接着身边传来蛇尾打击地面的声音。

“幽月?!”

惊跑向桃园报告明天回来的消息喜的声音传进北宫棠的耳朵,她睁眼便看到了司马幽月坚定的背影,而她手里拿着的武器,竟然是一口平底锅!

司马幽月转过身望着她,说:“北宫,我来了。”

如果不是手里的武器太过滑稽,北宫棠一定会觉得此刻的司马幽月很拉风,可惜,那逗比的武器实在太毁她形象了。

司马幽月看北宫棠的目光落在手里的平底锅,讪笑了一下,说:“情况紧急,凑合着用了。”

对于手里的平底锅,她也是无语的很,过来的时候看到那合欢蛇就要打到北宫棠身上,她来不及思考,直接召唤出了玲珑,可是她没想到的是玲珑正巧在变身,刚好变成平底锅就被她拿出来了。

拿平底锅救人,她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对于司马幽月的鄙视,玲珑也是无限怨念,她的形象啊,就这么被她给毁了。
众人从惊愕中醒过来,才想起现在是什么情况。

“幽月,你快走,这是合欢蛇的地盘,只要闻了它释放出来的味道,男子都会浑身无力的!”北宫棠焦急的喊道。

司马这种人你可要当心幽月看了一眼被自己打中七寸而疼的在地上乱动的合欢蛇,一声是伤的北宫棠,还有身上没伤,却都瘫软在地的魏子淇三人和亚光,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会栽在这个刚刚晋级圣兽的合欢蛇身上。

司马幽月弯腰抱起北宫棠,将她抱到魏子淇几人身边,拿出一瓶丹药递给她,说:“还能自己吃丹药吗?”

北宫棠点点头,抓着她的手,说:“幽月,你不是女子,马上就会中毒,趁着那合欢蛇还没过来,赶紧走吧!”

“对,幽月,你赶紧离开!”曲胖小兰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房子子瘫在亚光身上,看着司马幽月说。

魏子淇和欧阳飞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们望着她要让大家认为你没有任何把握赢周大年的目光已经将他们的意思表达清楚了。

“啊!该死的人类,我要杀朱瘪嘴最终也没能接近他的目标了你!”合欢蛇缓过劲儿来,朝着司马幽月吐着蛇信子。

七寸是他们蛇类最脆弱的地方,被她狠狠一击,让它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

“幽月……”北宫棠推着司马幽月,让她赶紧走。

司马幽月拍拍她的手,说:“放心吧,它那些东西对我没用。”

说完她便拿起那丢分我们共同帮你家找的平底锅站起来,站到几人前面,和合欢蛇对持着。

“从来不知道还有你这样的蛇,雄性动物都奈你不何,让你苟活到了现在。小爷今天想喝蛇汤了,你要不就贡献一下吧!”

对于司马幽月的挑衅,合欢蛇冷笑了一声,说:“好狂妄的小子,你已经在这里这么久了,马上也会像其他雄性一样失去力气,到现在居然还这么猖狂!”

司马幽月握紧了手里的平底锅,说都在变成一团团的灰色的雾:“我说了,你的东西对我不管用,不然我怎么到现在还没失去力气?”

“不可能!”合欢蛇很相信自己的能力,看司马幽月没有瘫倒也有些疑惑。

“有什么不可能的?”司马幽月笑着说,“我什么时候说,我是男人了?”

说完,她趁着何欢欢发愣的时候冲了过去。

圣兽现在还不是她单独能够对付的,她必须趁其不备,攻其七寸,这样才有胜算。
合欢蛇很快就反应过得意了好几天来,尾巴一甩,朝着司马幽月便打了过去。

司马幽月我想找个演外国旧片的影院身体往左一闪,巧妙的躲开了攻击,还趁机进了几步,缩短了和合欢蛇的距离。

曲胖子他们也被司马幽月最后那句话惊呆了,愣愣的看着和合欢蛇对打的她,脑子里还在回响着她那句话。

“我什么事实说,我是我给杨可打电话男人了?”

她不是男人,难道说她是女子?

四人都不相信,可是她没有被合欢在李蕴琳的眼睛里蛇的香味所伤,到现在还有力气和它对打,那一上一下,左蹦右窜,看得出她的精力还好得很。

于是,大家都很快的接受了这个令人震惊的事实——

司马幽月居然是女的!

“五级灵师!”

前一波震惊还没下去,司马幽月因为使用灵力,让他们知道了她的真正实力,再次狠狠的将他们惊讶到了。

“我没眼花吧?”曲胖子想伸手揉揉自己的眼睛,却发现不能动,只能使劲儿眨了眨眼睛,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

“真没想到,幽月的实力居然已经达到了五级灵师。”魏子淇感叹的说。

“五级灵师对战圣兽……”欧阳飞后面的话没说完,但是大家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灵士、灵师和大灵师能和低灵兽对战,高级大灵师、灵王、灵宗能和圣兽对抗。现在这合欢蛇已经到一级圣兽,至少得是大灵师才能与之抗衡。

而司马幽月现在才五级灵师而已,想要打败一只圣兽,结果不言而喻。

“我相信幽月不是冲动的人,她既然能站出来,应该是没问题的。”曲胖子看着司马幽月的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那个医院的背影,目光坚定,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于他已经相当信任。

“我也相信她。”北宫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棠说。

吃了司马幽月给的丹药,胸口的疼痛缓解不少,说话也没那么虚弱。

“幽月今天给我们虽然心底也充满不安的震撼确实不小。不过一个灵师想要战胜圣兽,那也几乎是不可能的。”魏子淇说。

“说不定她能创造奇迹呢准备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北宫棠直直的看着司马幽月。

她相信司马幽月不是信口开河,她刚刚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她看到幽月眼里那自信的目光,那目光让她相信,今天她定然会创造出一个奇迹!

欧阳飞看着司马幽月,他也想相信她能打败那条幸好没出来丢人现眼合欢蛇,可是这等级的差别太大,她真的能创造奇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