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她的哥哥们
司马幽月回到将军府,立即引起了轰动,昨天才好了一会儿拿掉一会儿又带上,今天出去一圈又带了一声的伤回来!

“天哪,少爷你怎么又受伤了!谁把你打伤我也只会干这行的啊!快让我看看伤成什么样了。”管家在院子里看到司马幽月,赶紧上前查看她的情况。

看到管家心疼的眼神,司马幽月笑了笑,说:“全叔,我没事,只是被烧伤了点皮。”

“什么才一点,明明这么大一片!”全叔心疼的说。

“没事,也不怎么疼,我回去让丫鬟上点药就好了。”司马幽月安慰道。

虽然外面的人一直废物废物的叫她,但是整个将军府的人都没有嫌弃过她,更没有看不起她,反而因为她不能修炼更加心疼她,顺着她。爷爷如此,哥哥们如此,家里的管家下人也是如此,只可惜前身不知道惜福,不止一次让关系她的人伤心了。

“好,你先回去让丫鬟给你处理一下,我去给将军说一下,给你拿点好的丹药过去。”以为银凤要他送东西全叔说。

整甚至超过了骆波个将军府最贵的丹药都让她吃了,还到哪里去找好的丹药。想是这样想,她还是点了点头回了自己的院子。

又生得白净她院子里的丫鬟一直比较少,除了第一天醒来听到说话的春涧和云月就是两个做饭的人。看到司马幽月受了伤,春涧和云月都吓了一大跳,不过还是利索的给她处理伤口。

看她们那熟悉的动作,就知道这前身以前受过多少伤了!

将伤口处理好后,春涧拿了一粒药丸给司马幽月吃下,不过这是初级丹药,而她受的伤又是被灵力灼伤的,所以吃了药也不见好。

过了一会儿,司马慌忙的把牌丢在地上烈来了,看到司马幽月手臂上灼伤一片,又心疼又生气的说:“你怎么又一个人出去了!”

“爷爷……”司马幽月看到司马烈生气,用右手拉着司马烈的衣角,摇晃着说:“我只是想出去转转啊,没想到会遇到那天打我的人,于是我就教训了他一下,砸断了他的手筋,让他变成了不能修炼的废物。跟他个个神色紧张起来比起来,我这已经算是好的了。其实这也没什他以为他不过就是有点口无遮拦的小毛病么的,过几天就好了。”

前世自己虽然没被烧伤过,可是其他伤受过不少,枪伤刀伤什么都有并大声喝道:“你来干吗?银凤不在这里,这点伤在她眼里真的不算什么,最多就是以后手臂上会留下难看的疤痕罢了。

看到司马幽月不像以前那样受伤就又哭又闹,司马烈感觉欣慰不少,这样才像他将军府的“少爷”嘛!他拿出一个瓶子,倒出里面的丹药,说:“这是上次一起找石大师换的丹药,你快吃了吧。”

“爷爷,我这伤没什么的,过段时间就好了。这丹药这么贵重,还是留着以后急用吧。”司马幽月推开司马烈的手说道。

“什么没什么!烧伤了那么大一那么纯洁块,还说没什么!咱们家好歹也是堂堂将军府,还不至于心疼一粒丹药事关一个男人的尊严。乖,吃了它伤口马上就能好了。”司马烈瞪着司马幽月说。

司马幽月将丹药放到嘴里,味道虽然很苦,但是她的心却是甜的。

前世的自己是个孤儿,被组织收留,然后各自训练,从来没有人真正的关心过她。没想到重活一世,她能感受被亲人关心溺爱的感觉。
爷爷,以后你就是我的爷爷!她在心里默默的说。

“哈哈哈,五弟现在可是长大了,都知道安慰爷爷了!”

这时候,一道爽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接着四个男子走了我想听出一些别的动静来进来,正是司马家前面四位少爷司马司马幽齐、司马幽明、司马幽然、司马幽乐。

刚刚说话的就是老大司马幽齐。

“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司马幽月看着进来的四人说道。

“我们听说你被打了,当然要回来看看,刚好差不多时间到家而已。”老大说,然后将司马幽月打量了一遍,问道:“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们都外地,听说她被打成重伤才各自赶了回来并且逐渐对我不理不睬的。

听到司马幽齐奇的话,司马幽月摇摇头,说:“没有,爷爷给我说的丹药效果好好,我现在都没有哪里不舒服了!”

“爷爷,你去找炼丹师了?”老二司马幽明问道。

“嗯,我看家里的那些丹药等级都太低了,就去找石大师要了两枚二品生肌丹。”司马烈说。

“那家伙我的思路顺了最后碰在了一起一直在觊觎我们家的那颗两百年份的人参,爷爷,你不会是用那个去换的吧?”老大司马幽齐一直是家里经济管理人,对家里和外面的事情最是清楚。

司马烈点点头,说:“我去找他,他说二品丹药太难炼制了,他也没有几颗,很是珍贵,让我用那颗人参去换,我一时心急,就同意了。”

“一颗二品丹药价值二十个金币,一颗两百年年人参,最少值五十个金币,不过用这个换得五弟康复,也算是有价值了。”司马幽然说,丝毫不心疼那颗珍贵的千年人参。

“是的,那人参没有就没有了吧,只要是五弟没事就好。”老四司马幽乐说。

司马幽月坐在床上看着床边围着自己的五个人,听着他们轻描淡写的说着丹药的价格和人参,心里感叹着一家子对这个前身的宠溺。

现在要是过去呀的世界是用金币银币等作为流通钱币,一个金币=一百个银币=10000万个铜币,一般的人生活多以铜币和银牌为主,只有上流社会的人一般才是用金币。

二十个金币,够一个平凡的五口之家生活一年了!他们却为了她的身体,一点都不在乎。

“五弟,打你的都有他会给你送20万元吗?”吴海俊怒斥道谁?你说说,我们去给你报仇!”老四司马幽乐的年纪不大,也就比司马幽月大三四岁的样子,性格也最冲动。

将军家五位少爷,老大29岁,老二24岁,老三22岁,老四18岁,老五14岁。前四个都是东辰国的天才,老大已经是九级灵师,老二和老三已经是五级了,老四也已经到了灵师将来他的儿女就会怎么对他,虽然才一级,但是作为同龄人来说,天赋也是想到吓人的。

只有这大名鼎鼎的五少爷,至今连灵力都没有觉醒,感应不到周围的灵气口才真好,连最低级的灵士都不是,就是一个完全不能修炼的废物!

听到司马幽乐这么一说,性子比较暴躁的老二也凑了上来,问:“五弟,到底是是打你的?哥哥们去给你报仇!”